乌有先生为维护齐王而反问子虚很多问题

金沙贵宾会vip,司马相如简介

司马相如原名司马长卿,因为仰慕战国时代的名相蔺相如才改名,他是蜀郡人,少年时代喜欢读书练剑,二十多岁就做了汉景帝的警卫叫「武骑常侍」,不过并不受重用而使他有不遇知音之叹,后来他辞官投靠梁孝王,并与邹阳、枚乘、庄忌等一批志趣相投的文士共事,就在此时他为梁王写了著名的”子虚赋”。

子虚乌有
〈子虚赋〉,内容中是以虚设的「子虚」、「乌有先生」与「无是公」三人进行对话。楚人子虚出使齐国,齐王派人陪他游猎,后来子虚在乌有先生面前故意谈起此事,然后借吹嘘楚王狩猎的盛况以贬低齐王。乌有先生为维护齐王而反问子虚很多问题,并评论楚王为「奢言淫乐而显侈靡」。无是公听了两人的争辩,又以周天子狩猎之盛大来压倒楚、齐两国。文章终了时,则归结到反对奢侈淫靡而提倡节俭。这篇文章所叙述的事情完全是虚构的,连「子虚」、「乌有」等人名其实也是不存在的,后来便用「子虚乌有」比喻为假设而非实有的事物。

文君新寡

梁孝王卒,他回到故里,投靠临邛令。这段期间发生了「琴挑文君」的故事。在司马相如到了当地后,县太守每日必访,而司马相如起初还和县太守相见,但几日之后不管县太守怎样提议相见,他却始终不许。这样的『奇闻』在小小的县城迅速地传开了,县城内有两位靠炼铁致富的富豪,其中有全国首富卓王孙。两富豪在家里大摆宴席聘请司马相如,但是司马相如拒绝。两位富豪感到面子上过不去,这时,县太守主动提出去邀请司马相如,而司马相如则很勉强的来了。司马相如到了宴席上,风采自然夺目。(www.lishixinzhi.com)司马相如本人有口吃,但琴弹得非常好,县太守主动给司马相如递上一把琴要其弹奏一曲,这曲《凤求凰》更曾令宾客大为赞叹。

卓王孙之女卓文君新寡,也躲在后面偷听,她更是对司马相如心动。事后卓文君奔赴到司马相如所住的驿站,司马相如立即带着她连夜回到百里之外的老家成都。卓王孙大怒,不给一钱,相如夫妇以卖酒为生。后卓王孙转变,司马相如才得以和卓文君返回成都,成为富人。

后来〈子虚赋〉被汉武帝看到大为赞赏,以为是古人的文章,经人奏报才知道是出于一个当代的年青才子之笔,惊喜之余马上召他进京,司马相如向武帝表示说:「
”子虚赋”写的只是诸侯打猎的事,算不了什么,请允许我再作一篇天子打猎的赋」,这就是内容上与”子虚赋”相接的”上林赋”,不仅内容可以相衔接,文字辞藻也都更华美壮丽、好大喜功的武帝读毕非常高兴,立刻封他为侍从郎,即为「郎」。

建元六年武帝派大将军唐蒙征南越,通夜郎,派司马相如出使巴蜀,对当地的少数民族进行安抚,他在那儿发布了一张”谕巴蜀檄”的公告,采取恩威并施的手段,收到良好的效果。第二度他又奉命出使巴蜀这一次回到成都他受到当地士绅热烈的欢迎,他的一篇”难蜀父老”以解答问题的形式,阐明为什么要和少数民族相处的道理,文章苍劲优美,说理透彻,成功地说服了众人,使少数民族与汉廷合作为开发西南边疆作出贡献,可惜好景不常,有人告发他接受贿赂,因而被免官。

相如晚年出任「孝文园令」,这是管理皇帝墓园的闲差事,但是他对朝廷大事仍然关心,他见到武帝喜好神仙之术,因此上了”大人赋”欲以讽谏,想不到效果适得其反,”长门赋”中就可以窥见他对自己际遇不幸的感叹,元狩五年遗有”封禅文”一卷,这就是司马相如的绝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