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绍了唐先生在慧深研究方面的成果

金沙贵宾会vip ,一代国学大师,著名历史学家唐德刚先生去世了,世界各地都在悼念他。唐先生留下的最重要遗产之一,就是他开创的中国口述史。裴钰先生对此作了最为精辟的评价,他说“唐德刚医好了司马迁的心病”:“过去《史记》上某个人物的一句话,不可能被当做历史事实看待,而如今,唐德刚著作中的历史人物的一句话就可以被引为信史,这就是一个缩影——唐德刚先生的深远历史学贡献。困扰司马迁的“心病”,唐德刚解决了,唐德刚先生病逝,我深感悲痛”。除了口传历史之外,唐先生生前涉猎甚广,对中国的道教和佛教研究甚深。可惜晚年多病,许多研究和著述都未能面世,为学界留下了众多遗憾。唐先生一生笃信佛教,最为外界所知的是他在《梁书》慧深与扶桑国方面的研究。他在生前接受记者杨皓的采访时说:“的确是有这么一位和尚,名叫慧深法师,他在公元458
年(中国南北朝时期刘宋大明二年、北魏太安四年)前后,从中国南京起程,北上沿黄海海岸,经朝鲜、堪察加半岛、阿留申群岛,进入阿拉斯加,然后再循加拿大的西海岸南航,再

经美国西海岸进入今日的墨西哥,直至阿卡普尔科(Acapulco)传教多年,再由原路循反时针方向,返回中国,前后历时40余年。这一故事被欧美史家讨论和辩论了两百余年,因这一发现比哥伦布发现美洲(1492)要早1000多年,因此,有重大历史价值。北大教授罗荣渠曾否定此说,他我家时,曾和我争论到天亮,我曾经和太太专程前往加拿大考察有慧深史迹的地方,更坚信此种论点。当时是中国佛教史上“三武之祸”时代,到北魏太武时,曾大杀僧尼100多万人,许多僧尼纷纷外逃,慧深逃到韩国时,乾脆一不作二不休,再去东挹娄,穿过阿留申群岛进入美洲,他沿途传教,磨了数十年,才磨到墨西哥。星云法师知道这一史料后,非常激动,他对我说:“你写书,我盖庙,如果慧深法师比哥伦布早一千年到达美洲,那我们佛教在美洲的拓展,真可谓源远流长了!”
其实,在中国史书中,“扶桑”一词并不是指日本,而是指加拿大和美国西海岸,这些史料会有越来越多的考古发现加以佐证的”。先生去世后,他的弟子以“星云大师之托未竟,一代国学大师之憾”为名发表文章如下,介绍了唐先生在慧深研究方面的成果:
“唐先生生前曾经和我谈起一件使他难以忘怀的憾事。大约在九十年代初,先生应台湾星云大师之邀,到佛光山讲授佛学以及他在研究慧深东渡美洲弘法方面的成果。讲座结束之后,星云大师对慧深东渡弘法的事迹至为关注,拜托唐先生将他的研究成果撰写成书,唐先生慨然允诺。唐先生返美之后就开始了《慧深东渡》的构思,并借参加国际学术会议之便,多次到国内考察。可是2001年的一次中风以及后来资料被女儿不慎从计算机中删除,使《慧深东渡》之书最终未能面世,成了先生心中另一件挥之不去的憾事”。根据该文介绍,唐先生达的主要观点如下:第一,慧深所指扶桑国非韩国也非日本。第二,慧深非扶桑国之人,亦非印度之僧,乃中国之人。第三,慧深因国内受迫害而出海。“中国历史上佛界人士西行求法者甚多,东行弘
法者寥寥。慧深499年到荆州,在外40多年,出海时间约在450年前后,此时正为北魏太武帝灭佛时期”。第四,慧深东渡之地似应在齐鲁滨海一带。第五,慧深之东渡路线为“山东沿海—高丽—日本—库页岛—阿拉斯加南部—加拿大西海岸—美国西海岸—南美西海岸”。第六,慧深之身世。“荆州极有可能为慧深之故乡。当年慧深沿江而下到三吴之地,拜师慧基。后北上求学弘法。北魏太武帝禁佛期间出海,经高丽日本等地到达美洲。见证过美洲鼎盛时期的玛雅文化及其它土著文化。四十多年之后,于老髦之年回到故乡荆州”。此外,唐先生对中国本土道教以及道教的财神爷现象也颇有研究,其“中国财神崇拜源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