干了导游这行

我有个初中同学,干了导游这行。初中时的她一说话就脸红,上台背作文总是紧张得忘词。常常都是看她记不住我们急得直冒汗也没用。但是干了导游没几年,这孩子就变得八面玲珑了,特别能侃,办事特别机灵。

为啥呢?因为导游真是个锻炼人的差事。什么?你问我那姑娘那么腼腆为啥还干这行,这我当然也问过她,她说只是想着导游可以到处玩还有钱挣,多有意思。但是她一入行,就发现自己错了,这行简直太磨人了,操心受累是传统项目。

别人看风景,你得看着老人和小孩儿,看着胆儿大的,扶着胆儿小的。总之就是别人都吃了你才能吃,别人都睡了你才能睡,别人还没起你就得起。当然,不好对付的游客也大有人在,导游内部也会出状况,另外,到了一个地方,有时候还会遇到当地的好朋友。每次,我的朋友只要一吐起苦水来就没完没了。我就挑一件最惊心动魄的给大家讲讲。为了叙述方便,我就以第一人称来描述,也好让大家有个亲身经历的感觉:)

干导游这行也有几年了,自己慢慢得也由当初的生涩腼腆变得灵活机动起来。好多事情现在想想,当时都可以用更巧妙的方法处理的。可谁让咱当时嫩呢,年轻,年轻就?且磺械睦碛伞?墒蔷驮谖揖醯米约阂丫萸峋褪臁⑹烀攀炻返氖焙颍咸煲指疑狭艘豢巍H梦抑溃颐钦庑泻苌睿澜缰笪奁娌挥校叩迷读耍抖寄茏布?/p>

记得那次我带了一个内蒙的团。去之前,接过旅客的资料表一看,我立刻就松了口气。这个团大部分都是一些年轻人,平均年龄大概30岁。我是全陪,去草原肯定是要骑马的,年轻的团好带一些。

于是我便愉快的接下了,团员们看上去都比较和善,这是一个散团拼的,大部分都是夫妇和情侣。一切都很顺利,一下飞机我就和地导接上了头,地导把我们带到了一家酒店。给游客们分完房间以后,我郁闷了。因为当时是旺季,所以酒店说房间不够,给游客分完房间轮到我们导游的时候,就只有一间了。我告诉前台,说我们两个导游一男一女,一间房怎么住。

前台很有礼貌地告诉我:小姐,实在对不起,真的没有房间了。我郁闷地拿着钥匙回来,这时候游客们都各回自己的房间了,没人知道我的尴尬。空空的大厅里,我看着那个男地导,他的眼神里掠过一丝猥琐的喜悦,难道是我看错了么。我以前确实听前辈们说过旺季男女导游混居的情况,说得那叫一个惊心动魄,但是当时都是当花边儿来听的,没想到今天让自己遇上了。我看了看男地导,他没有把房间让给我的意思,我又看了看大堂的沙发,那个时候是十月,大堂还是满冷的,而那天我还有些感冒,坐了几个小时的飞机以后更显疲惫,不管了不管了,我拖着行李自顾自回房间了。

回到房间,我锁了门,洗了个热水澡,然后和衣躺在其中的一张床上迷迷糊糊的。突然听见嘟的一声,紧接着就是扭动门把手的声音,门开了,那个男地导突然进来了!

我噌地一下从床上坐起来,虽然我穿了衣服,但是还是吓了一跳:你,你怎么不敲门,你怎么进来的?!

噢,我怕你睡着了,所以朝前台又要了一张房卡。你睡吧,我去洗澡了。男地导进了卫生间,把门关上,没有锁,感觉好像就在自己家里。

男地导去洗澡了,可我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无奈第二天还要往草原深处前进,所以我必须养好体力。我闭着眼脸朝里躺着,一会儿男地导出来了,我闻到一股浴液的味道,这更让我感到不安。我感觉他在另外一张床上躺下了。

过了一会儿,估计是他感觉到我没睡着,所以开口说话了。一开始是聊聊团的事和安排,我还不敢装睡,就有一句没一句的应着,说着说着就变成了对我的赞美。在我开始觉得厌烦的时候,他突然提出要给我买一部高档手机,市面上新出的,大概要4、5千,然后居然不要脸地说,要是我跟了他,他不会亏待我的。我再也忍不住了,骂了他一句,然后拽着我的行李冲出了房间。

我一个人游荡到大堂,前台小姐似乎已经预料到这一幕的发生,别有意味地朝我一笑。我咧了咧嘴,径直朝大堂沙发走去。过了一会儿,前台递给我一条毯子,看来这事前台也见多了。

我就这样迷迷糊糊地在大堂睡着了,至少我在这里睡得踏实。半夜,我突然被吵醒了。搞什么?这么乱!菜市场么?我睁开眼睛,大?玫牡苹箍梢裕俏胰淳醯醚矍半孰室黄坪跤胁簧偃耍胰嗔巳嘌劬Γ椿故强床磺澹痪醯煤孟裼泻枚嘈『⒆釉谕妫坪醮┑没故且谎囊路J切7矗空馐切⊙В课颐腿患渖砩瞎绨慵ち榱艘幌隆U獠皇蔷频甑拇筇妹矗趺椿嵊姓饷炊啻┬7男『⒍饷闯趁蝗送端呙矗浚∥蚁胱鹄矗欠⑾治腋揪投涣耍椅ㄒ豢梢宰龅亩骶褪呛粑购梦业难壑榛箍梢宰彝蚯疤ǖ姆较颉U獯挝曳⑾智疤ㄎ沂强梢钥吹靡磺宥模歉鲋蛋嗟那疤ㄅ吭谧雷由纤帕耍欢欢饷闯乘尤灰坏惴从Χ济挥小?a
href=”” target=”_blank”>

我转而又看向那些孩子们,我发现我再次发生了视力模糊,只是能看个大致,看不真切。这时,突然一声尖锐的哨声响起,那些刚才还在玩耍的小孩子突然就集合到一起,然后排成了几排,一起做着同样的动作,看样子像是在做操。我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吃惊和好奇甚至胜过了恐惧,我努力睁大眼睛想看个究竟,无奈总是一片模糊。这样的状态大概持续了几分钟,然后又是一声哨响,那些小孩子重新又排好队,停了大概几秒钟,他们突然就四下散开了,消失在大堂的各个角落。我猛地坐了起来,头上冒了汗。

我发现现在看什么都很清楚,我四下环顾,大堂里静悄悄的,前台依旧在睡觉,甚至传来轻微的鼾声。发生了刚才的一幕,再看整个大堂,似乎多了些怪异的味道,尤其是那些灯光照不到的地方。我用毛毯裹紧了自己,就这样在沙发上坐到了天亮。

第二天,一大早7点钟就出发,游客里一个女孩和她男朋友下来的最早,然后过来和我打招呼,那个女孩子看了我说:哎呀,你是不是没睡好,怎么脸色这么暗。

是么?我掏出随身的小镜子一照,果然,眼圈儿黑黑的,整个一个烟熏妆。睡在沙发上半夜还遇到奇怪的事能睡好么?我心里这么想,可是嘴上只是说:呵呵,我可能有点感冒。

不一会儿,男地陪出来了,他看了我一眼,好像昨晚的话都不是他说的,这斯看上去睡得不错,我心中恨得牙痒痒,不知道他用此法挤走了多少mm。虽说我对男地导厌恶至极,但是新的一天开始了,我还得干好我的工作。等游客们都准备好,我们便出发了。这些年轻人都是第一次见到一望无边的大草原,异常兴奋。我们在尖叫和欢呼声中开始了这次行程中比较重要的一项——骑马到我们住宿的下一个地方。我让游客们先选马,最终剩下一匹又丑又年轻的给了我。

我谈不上会骑马,只是骑过几次,但是知道年轻的马不听话,不好骑。但事已至此,我只好硬着头皮上,但是不明白为什么,这马左扭右摆就是不让我上,一边布楞脑袋一边往后倒,难道这马害怕我不成。眼看所有人都上马了,就等我了,众目睽睽之下我就好像一个小丑,还在和那马作着斗争,而那个男地导也像看哈哈笑似的在一旁瞅着。最后还是一个牧民结束了我的尴尬,他走上前,拽住缰绳,照着马脖子打了一拳,这马才算让我上去。我们终于可以出发了。

一路上大家有说有笑的,我的小马一直不怎么听话,不是停下来就是想拐弯儿,我紧紧抓住缰绳,丝毫不敢懈怠。所以这一路我比别人都骑得累多了。当太阳偏西的时候,我们终于看见了要住宿的酒店,我在心里喘了口气,终于可以下来了,我的手和腿已经很疼了。这时我的小马又开始捣乱,它站在原地不走了,眼看着我到了队伍的最后,可它还是不走,我轻轻地加了加马肚子,没有反应,当我试图再加点力气时,我觉得马似乎往后坐了一点。在我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马已经蹿了出去,朝着与队伍相反的方向狂奔。而最糟糕的是,由于我在队伍的最后面,所以没人注意到我。我喊不出声,马跑得飞快,我只能压低身子,攥紧马鞍,只觉得耳边呼呼生风,我心想,这回完了。

马不知跑了多久,我的手已经没有了知觉,天色暗了下来。就在我绝望的时候,我听见有人对我喊:喂~喂~我把紧闭的眼睛睁开一看,觉得似乎又有希望了。原来是一个牧民骑着马追了上来。他一边喊一边对我说:别害怕,抓紧缰绳!这牧民一边喊着一边想让他的马朝我的马靠近,但奇怪的是任他怎么抽打,他的马就是不过来!两匹马就这样保持着一段距离并行奔跑着。

我的心又一次沉入了谷底。我害怕的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抽出一只麻木的手握住了我脖子上戴的玉佛,此时我的手已经被磨破了,血流了下来。我用这只带血的手紧紧握住了玉佛,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玉佛居然突然在我的手心里碎成了两半!我小时候体弱多病,这玉佛是我妈帮我求的,带了十几年,从来没有摘过,也从未磕碰,今天居然一握就碎了。

正在我惊讶的时候,马突然停下不跑了,它抬起了前蹄,好像受惊一般,我一不留神被掀了下来,还好我是摔在了草地上,没有觉得疼,我当时望着迷人的星空居然就想这么一直躺着不起来了,我实在是太累了。此时,那个牧民也赶到了,他扶起我,问我有没有受伤,我活动了一下胳膊腿,发现都还正常,脑袋也比较清楚,就是双手像撕裂了一样疼痛,一看才发现,由于长时间攥着马鞍,此时已经变得血肉模糊。我的玉佛呢?我突然就想起我断为两半的玉佛,赶忙在衣服里找,没有,在地上找,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