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各色牡丹中又以红色为牡丹之首

在玉帝掌管的天庭里有个以花为名的花溪谷,尘世间的人们只知道迎风笑、黑色莲、风信子、雏菊、醉百合这些常见的花卉,却不知在方园数百里的花溪谷中,峰峦叠嶂,飞瀑溪潭,各类姹紫嫣红,争奇斗艳的花木何止万千。

每年的花开之时,总会有些娇艳无比的珍花异草被司花娘娘选入天庭与日月争辉做永不凋谢的花仙,所以进入花溪谷是每朵花开的梦想。司花娘娘掌管着天地间万种繁花,花开花落花的生死时序,她选中了梅花、桃花、牡丹花、杏花、石榴花、莲花、兰花、桂花、菊花、芙蓉花、山茶花、水仙花,为十二个月的花神。于是每个月的花神便会在自己花开的季节,奉命将自家门下所有的花蕾竟相绽放。

牡丹开在三月,正逢王母娘娘三月初三生诞之时,所以贵为百花之首,牡丹花族势力强大,单是牡丹的色泽便要分红、黄、紫、白、墨、粉、蓝、绿诸多花色。而各色牡丹中又以红色为牡丹之首,所以国色天香,秀韵多姿也以红牡丹为最。

她是一朵刚满千年的牡丹,一千岁,是一个花仙最好的年纪,犹如世间正值花季的少女。她的美貌与身段足以与各路花仙相妍美,可这样一支牡丹却被花神流放至花溪谷边的野花池旁,沦?涑梢欢涑郝涞南碌然āK刻煊懦涂醋湃章洌坪跸肮吡嗣怂璧恼庵职才牛恢雷约旱乃廾嵩嵩谀睦铮皇敲靼鬃约嚎沼幸桓瞿档さ耐獗恚从涝段薹ǔ晌档ぜ易宓南勺印?/p>

金沙贵宾会vip ,她从未没有见过母亲的样子,但见过她美丽容貌的花仙都会说,那一定是枝拥有贵族血统的红牡丹,为了维护她尊贵的花簇地位,把刚生下来的她抛弃在花溪谷中的一块岩石上后,便从此不再相认。她更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在她修长的胳臂和美丽的双腿上长满了绿色的茸毛,那是一棵灌木的父亲留给她唯一的印证。

花与灌木的杂交一向为百花所不耻,何况一枝牡丹犯下的罪孽更为花簇内所不容,所以她生下来,便背上父母的债,和一个跟随她一生的恶名,花妖。

花妖在千年前被修行万年的喇叭花神收养,跟着喇叭花族的花女们生长在野花池旁的路边。喇叭花族在万花中因为外表的普通而无缘进驻花溪谷内,数千年来一直在野花池旁盘木生根。喇叭花神将花妖养育了千年,并给她起名羞容以衬闭月羞花之美,疼爱之心自然视如已出。花妖羞容很想跟着喇叭花们称她一声母亲,可每次张口时,都被喇叭花神拒绝了。她说你身上流有牡丹的血统便是花中的贵族,莫以喇叭为娘折了自家的身份。

羞容憎恨着母亲为何贵红牡丹偏爱上一个身份卑微的杂草灌木,既然是一段善终的爱情,又为何有她这样一个花果。她最喜欢听喇叭花姐妹讲牡丹的故事,除了牡丹花族的地位在百花之首外,也知道了有位跟她同龄在牡丹中最为出色的仙子羽懿。

羽懿的母亲是曾经连获三届百花评比的花魁,她的父亲也是牡丹中的玉面花神,羽懿得自父母遗传,举手投足无不透着大家之美。只是自小被人娇生惯养,行为举止更是骄傲三分。任何花女在她面前均不能吐艳,只能做以配衬簇在她的身边隐藏芬芳。

第一次见到羽懿,她正拉着玫瑰、百合偷偷的溜向天庭凌霄殿的路上。看到喇叭丛中的羞容,她停下了脚步,瞪大了眼晴看了羞容好久,羞容也望着她一身镶着金丝线的镂空长裙在阳光的照耀下发出夺目的光芒,那样的华丽美艳,羞容终于明白为什么只有牡丹可以担当起的高贵二字。

你?就是一千年前那个下残牡丹生下的花妖?看来她早已知道是羞容花妖,并一张口便将对羞容的轻蔑表露无疑。

羞容没有回答她的话,而是将自己的身体挺直了面向阳光,喇叭花神曾经告诉过她,虽然出身是无法改变的事实,但她能选择自己如何面对生活。站在阳光下,用纯洁的心灵去拥抱自然,坦坦荡荡便是一朵花开最美的绽放。

羽懿见羞容不肯回答,便接着说下去:你这下等的花妖,只配与野花为伍,我们要去天庭凌霄殿看看王母娘娘的潘桃会准备得如何。等三月初三的盛事自有百花齐放和我的表演。想去参加吗,哈哈,我看你连做个花童都不配

一阵露水飘过,打湿了羽懿的金线镂空长裙。玫瑰与百合慌忙过来帮她擦拭裙角儿的积水,羞容转过头去,看见身边的喇叭花姐妹们对我顽皮的眨着眼晴。

羽懿的身影渐渐的远去,羞容的心情却低落到深谷。为什么同是牡丹偏不同命,为什么她可以随百花齐放,而自己做花童都不配。

喇叭花神心疼帮羞容擦去眼泪,她轻轻拥着羞容的肩说孩子不要这么伤心,我愿意尽我的努力,帮你实现一个愿望。

羞容问,我可以改变我的出身吗。喇叭花神说不能,对于前生的注定我们无能为力。

羞容又问,我可以把腿上那些绿色的茸毛去掉吗?喇叭仙女笑,傻孩子,那是你生来便带在身体里的痕迹无法消除。

羞容咬着嘴唇低头无语。

告诉我你最想要的是什么,孩子?

我想去参加王母娘娘的潘桃会

喇叭花神叹了口气,可怜的羞容,你已经开过千年,以花界的规距,千年的牡丹花一定要到凌宵殿朝圣的。你的美丽已经不可方物,如果不是因为出身低微,早已贵为牡丹仙女。现若想去凌宵殿瞧个仔细也不是不能,但必要经历过一番苦难,不知你是否愿意?

羞容叩拜喇叭花神先谢她千年的哺育,请求她再一次的帮助,只要能上到天庭看到百花齐放,就是香消玉殒,羞容也在所不惜。

喇叭花神说,她本是下等花神,自然无缘亲眼见王母娘娘的生日盛况。但是如果去羞容掉身上的绿茸便可堂而皇之以牡丹之身步入圣殿。这绿茸虽不能施法力驱除,却可以以芒针刺进皮肤,再一根根将绿茸挑出。想挑出绿茸除了必须承受难以忍受的剧痛外还要耗去羞容两千年的生命,而一朵牡丹的花魂不过三千年。没有绿茸的美丽却只有三天。

也就是说我在三天的美丽过后便会迎来死亡?羞容问道

是的,你认为值得吗?喇叭花神将第一根芒针插入羞容的手臂内,芒针以蜜蜂之尾制成,针口处刺痛无比,看着羞容因疼痛难忍而扭曲的脸,喇叭花神再次询问她是否要改变主意。

值得,永远不后悔羞容咬紧牙关说道:我不要做一辈子的花妖,要做真正的牡丹。

喇叭花神用了整整七天的时间,扎下九九八十一芒针,终于取掉羞容身上的三千两百根绿茸,羞容在剧痛中几度昏死过去。

清晨被林中的小鸟唤醒,睁开眼晴时,羞容的喇叭花姐妹们跳跃着欢呼:牡丹,好漂亮的牡丹,看啊,我们的羞容变成了一朵真正的牡丹。三月初三的天庭中热闹非常,在这玉皇金苑处处是祥云满空,光景熙熙,凌宵殿内装饰华丽,金碧辉煌,可谓天下美景尽可博览,天下美食尽在其中。羞容站在万花池中与众仙子一同守候王母娘娘的到来,她还第一次见到了蟠桃,这个三千年开花,三千年结果,三千年成熟,须经过二万七千年成长的珍奇异果。相传说得食蟠桃之人必可修炼成仙长生不老。可是每年蟠桃园中众多的蟠桃中只有三颗熟透,除去玉帝、王母的享用,最后一个已成为众神仙所求的珍宝。羞容甚至幻想着能够得到一颗蟠桃便可以长生不老。

玫瑰仙子猜中了羞容的心事,她告诉羞容,得王母蟠桃之人说易不易,说难不难,只要在这宴会赢得了王母娘娘的喜爱,第一个被请到王母宴上的人便会得到那个最珍贵的蟠桃。羞容对玫瑰仙子的指点再三感谢,自从身上的绿茸去掉之后,众多的花仙早已把她当成花中的真牡丹。

潘桃宴会终于拉开帷幕,为取悦王母娘娘嫦娥第一个翩翩起舞,八仙带来自酿美酒,南极?晌逃胩侠暇钌细髯缘南傻ぃ兹赶勺右虐倌癯锏拿谰埃净锬镆不有湮枭⒖税倩ㄆ敕诺淖彻邸C倒寤ǖ娜惹樗苹穑ǖ某瞿嗖蝗荆栈ǖ慕鹕蓿闼俸系钠虑逑悖坊ǖ墓潞裂鹜业挠艉煜阃瘛?/p>

羞容身在百花丛中,尽情的张开每片花瓣,吐露着芬芳,千年来在喇叭花丛的修炼使羞容具备了牡丹的热烈和喇叭的冷艳,她在百花池中起舞翩跹,在冷与热的个性中变化万千,她早已经忘记自己曾是个花妖,而此刻万花丛中成为众人眼中的焦点。她犹如一只在蜡烛上起舞的飞蛾,虽然知道生命已将终止,还是尽情的释放着最后的美丽。

羞容从众神仙啧啧称赞的唇齿间,万花嫉妒的目光里看到了美丽自己,一枝香艳欲滴的牡丹在花池中尽情的绽放,不停的旋转。她将千万的喜悦停留在花开的瞬间时成为一个定格的美时。听到王母娘娘的声音:带那枝最漂亮牡丹上来一同进宴,羞容喜悦泪水打湿身上的花瓣。

一只沉稳有力的手轻轻的折起羞容的萼片,她的整个身体跌入一个温暖的怀抱。她看见一张坚毅刚强的面孔,还有一双深遂望不到边的眼眸,是他,刚刚还听到百合花们提起,王母娘娘御前最英俊的侍卫,也是羽懿暗恋已久的心上人祁宵。

羞容与祁宵四目相对,心跳在那一刻骤然静止,祁宵也望着她惊讶的说不出话来,羞容从他的腮边泛起了阵阵红晕解读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情感,她忽然想起自己的母亲,所有的怨恨都化解开来,她原谅了母亲,一个也曾有过爱情的母亲。

怎么会是她?耳畔边传来一个女子的尖叫,羞容回头望去,百花池中羽懿绝望的眼神里蓄满了泪水,羞容终于明白羽懿为何那么在意她是否参加蟠桃盛会,穿上金丝线镂空长裙的羞容比羽懿更多一种冷艳的美。羞容平静的看着羽懿流出的眼神,原来在情字面前,她也会伤心,也会哭得如此可怜。

祁宵,放下她,她是只花妖羽懿终于懊恼自己一时的大意给羞容抢去了光环,情急之下脱口而出羞容的身世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