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儿丝毫没发现有人已经在忍

金沙贵宾会vip,在东方的某座山是个仙气聚集的地方,那里鸟语花香,处处是新朝气,仿佛永远都是青春靓丽的一道风景线。山里住了一群生物,俗称狐妖,它们已经在这里立地生根几千年了,狐界里的它们和睦相处,平平淡淡的修炼和过日子。
唉,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到头啊?一个绵绵软软糯糯的声音在喃喃自语。
只见一双眼睛在咕噜噜地眨巴,甚是魅惑,谁盯着它就会被吸入它们的世界里去;长长的九条尾巴在惬意的摇摆,白色的毛发看起来更是可爱无敌。由于刚修炼完,所以它的周身都弥漫着淡淡的雾气,九条尾巴全部展露无遗。
没错,它是千年难得的九尾狐,有九条命,狐爸狐妈以及山里的所有狐妖都很疼她,她名叫雪儿。但是生活了几百年,年轻的她感到烦闷,很想到凡间去走走,但狐爸狐妈都不肯,一直说她很小,幻化不了人,会被人抓去吃了。每次从山上看到凡间的繁华,她都羡慕不已。
九尾狐从修炼的洞里出来(每只狐狸都有自己修炼的洞府),往家里走去。
阿爸阿妈,你们干嘛愁眉不展的啊?一回到家就看到狐爸和狐妈在唉声叹气的。
唉,雪儿,阿爸阿妈也不瞒你了。也许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吧,因为你是千年难得的九尾狐,上神说你即将跟人类的一名同样出色的少年去冰与火的地域找一样神圣的东西,但是我们不知道那是什么,而你必须要马上出发了。狐爸满脸叹息。
说不定他也许就这样失去了这个全族荣耀的女儿。
狐妈泪眼婆娑的抚着女儿雪白的毛发,满脸不舍。
也许真的是冥冥之中注定的事,他们无力反抗。
阿爸阿妈,不用担心我,我会很快回来的。
雪儿相反感到开心与雀跃,没想到自己可以出去了,而且身上有这种伟大的责任感,她能不兴奋吗?
狐爸狐妈也只好不舍的让她离开自己的怀抱,而上神恰好适时的出现,抱着雪儿离开,雪儿一步三回头的还是有点不舍,毕竟第一次离开。
等他们到了人间的一家平凡的茅屋里,面前站着一个俊秀的少年,只听上神抱着她对少年说:子迦,你们今天必须得出发了,记住你们只有十天的时间。上神的眼色尽是严肃。
另一个人呢?少年淡淡的开口,并没有多大的感觉。
只见上神在雪儿的身上轻轻一挥,一个的曼妙少女出现在他们面前,雪白的纱丝尽显单纯和干净,一丝杂色都没有。
哦,我终于幻化成人勒,好开心哦。柔美甜腻的声音尽是欢呼和兴奋。
子迦的眉毛淡淡的眺了一下,转而恢复。
好了,雪儿,现在我把你未达到的灵力开封,人类就靠你们了。上神打住她的欢呼。
等雪儿的灵力全部开封后,她只感觉全身上下暖暖,轻飘飘的,仿佛有无穷的力量。
我们要找什么呀?雪儿还是想不通到底是什么。
到时候你们就知道了,只要记得它在冰与火地域,然后是给人温暖的气息,人们拥有它不畏惧寒冷和会让人感到幸福的。我说的就这么多了,你们出发吧。上神说完就消失了。
从此开展他们的寻找之路,踏上冰与火地域的征途上
哎,子迦,他们一个个怎么都跟我们赤着脚啊?雪儿眨着天真的眼睛尽显疑惑。
他们已经到了冰与火地狱的脚下的一棵树下坐着,对于在路上看到的景象充满疑问,所以在休息的地方说了出来。她想不通他们到底要找什么,也没有看到百姓有什么深与火的困境,一路上她唧唧喳喳的问个不停,让子迦深感头疼,他不得不怀疑她是不是其中一员。
子迦,你干嘛不回答我啊?不过这里似乎比别的地方带点神秘感,对不对?雪儿丝毫没发现有人已经在忍,忍着不吼人。
嗯。淡淡的回应已经是极限了。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不过他们真厉害,脚都不会痛,哪像我才走了两天,脚就开始隐隐发疼了。雪儿实在想不明白的看着自己细嫩的脚丫子都蒙上了一层细灰。
子迦鄙视的飘了个白眼,她哪叫走路,直接说是飞过来的,再看看自己的脚丫跟那些普通人一样,脚底都有一层厚厚的茧,那是岁月遗留下来的见证。小丫头哪懂得人间的疾苦,整天笑呵呵的像发现新大陆似的,搞的没见过人一样。
我帮你揉揉吧。他无力的提出建议,免得到时候要他背。
好啊,谢谢你哦,子迦,你真是个好人。雪儿大方的伸出自己的脚,然后继续问问题,子迦,你有什么魔力啊?为什么你是一个人生活啊,你今年几岁啦噼里啪啦的问出一大堆。
子迦慢慢的揉捏,这次却没继续保持沉默,我十岁时父母双双病死了,所有人都说是我克死的直到前几天上神说我是灵童转世,因为跟你一样的使命,所以投胎历练,成功后回归。眼睑的落寞伤痛还是显而易见。
子迦雪儿的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虽然她没经历过,但是她替他心疼,得承受多少的委屈啊。
眼泪滴到他的手,他错愕的抬起头看着那个哭着淅沥吧啦的人儿,心头似乎有一丝涟漪,某个地方好像柔软了起来,丑死了。别扭的把头转向一边。
子迦,放心,我以后就是你的亲人了,把我当作姐姐吧,有什么不开心的跟我说,我帮你分担。雪儿把手往脸上一抹,豪气的拍拍胸脯,好歹她生活了几百年,当个姐姐是错错有余的。
看着这个稚气未脱的女孩说出这种话来,他的嘴角不禁扬起来,真是个单纯的傻姐姐。
子迦,我看到你笑了耶。雪儿一扫刚才的阴霾,大声的呼叫起来。
真是个傻蛋,走吧。他自然的牵起她的手,或许以后有个妹妹也不错,他自然的规划到她当妹妹。
嗯嗯。
他们像以往一样用轻功飞上去,双脚到达山顶后,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只见周围是雪皑皑的一片。而有一种花长在那里,一种紫色的花,里面包含着白色的花蕊,整个视觉是那么的晶莹和亮丽——冰花,天地极少能看到优种。
子迦,你会不会冷啊?虽然有内丹护体(每只狐狸也都有自己护体的内丹),随着时间的延长,她感觉到了冷。
嗯,有一点。他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披到她的身上,然后运用内功护体。
不用了,你也会冷的。她想脱下来还给他,但被他一个犀利的眼神给停住了,而内心似乎有一股暖流传进去
我们得赶紧去寻找那一份东西,要不然会被冻死的。子迦皱起好看的眉毛,在思考着。
雪儿点点头,跟好脚步,眼睛不停的转悠着周围的环境,突然眼睛一亮,子迦,你觉不觉得这花有问题?
他也注意到了。等他们走近一步,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把他们深深吸住,浑身使不出力量。他们互相看了一眼,然后使出各自招数,看似无关却处处透着默契。
突然有一股单独的气行射到子迦的身上,雪儿眼见大惊,然后不知为何蹦出一股更大的力量,硬生生的挡在他面前,气行穿透而过,血随之喷出来,染红了雪纱,身体慢慢的滑落了下来

子迦惊恐的看着倒落的人儿立马划出一个斗篷,把周身包围起来,然后接住她,焦急害怕的声音慢慢回响,雪儿,雪儿,你怎么样了?丝毫没发觉自己的声音和手有多么的颤抖。
他该怎么办,怎么办,他现在才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懂,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身体渐渐的冰冷。不行,他一定要冲出去,他得救她。默默的全心用意念,破。大声一喝,一缕光束冲破出去。
回到山下,把雪儿放在地上,他大声的呼叫上神,上神,你在哪里?快出来救救雪儿。眼神,脚步凌乱不堪。
你放心,她会自己醒来。上神突然出现在他身后,但是她也失去了一条生命,而灵力也跟着下降,每失去一条性命,她的灵力都会下降,所以你们都要珍惜自己的性命,不要再莽撞了。
听到她不会死,他的心瞬间放松了,但还是深感沉重,她是为他失去这条性命的,我们到底要找的是什么?还有上面的花为什么会困住我们的力量。他想弄明白。
你看到你们赤着脚有什么想法吗?至于山顶我无能为力,我只能说这些了。声音越来越远,最后连身形都消失了。
子迦不停的思考着上神的话,他们要寻找的似乎跟他们赤脚有关,那是什么呢?一声嘤咛打断了他的思考,看到雪儿醒转的迹象,他感到从未有的开心,自从父母离开他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