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权义看着炕上安然入睡的女娃大叫一声不对

第一章节 鬼娃的诞生
八十年代,在黑龙江某处的一个偏僻小村子。这里地处平原,到处是荒草凄凄的大草甸子,由于自然环境适合野兽的生存,所以草甸子里狼群野兽活动很是猖獗。
村子就坐落在草甸子旁边一条省道的旁边。一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伴随着一道闪电,一声惊雷,一个女娃娃呱呱落地诞生在了一户普通的农户家里。
这户村民姓王,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民,户主叫王权义,媳妇红梅要生孩子了,这个已经是夫妻两的第三个孩子。
女娃刚生下来,就叽里咕噜的瞪着她那双黑黝黝的大眼镜,转动着小小的脑袋,四处的瞄着,随即咯咯咯的笑出声来。伴随这女娃的笑声,大家惊异的发现,女玩嘴里竟然有两颗长长的尖尖的牙齿!
全家人都惊异的看着,这个刚生下来就会咯咯发笑长着两颗尖尖牙齿的女娃,不由得感觉一阵怪异。孩子白白胖胖,莲藕一样的四肢胡乱的摇摆着,一骨碌竟然爬了起来。
爬到刚刚生产的妈妈红梅面前,抬起她那胖嘟嘟的小手抚摸着红梅的脸,嘴里嘟囔着谁都听不懂的语言
嘟囔了几句,就在大家都在愣神的时候。女娃咯咯笑着转回来脑袋,脸上露出一个怪异邪恶的神情,龇着牙张着嘴嗖的一声就蹦到接生婆的身上。
接生婆吓得倒退了一步坐在了地上,只见女娃两只胖嘟嘟的小胳膊就死死的搂住了接生婆的脖子。
嘴里不知道嘟囔着什么,咯咯怪笑了两声,张着长着两颗尖尖牙齿的小嘴,照着接生婆的脖子就咬了下去接生婆啊!的一声大叫,慌乱的舞动双手想把身上的女娃给拽下来。
这时候屋子里的人都醒过腔来,都上前帮忙把女娃从接生婆的怀里往下拽。耳边只听得渍渍的允吸声,接生婆痛的满地打滚哀嚎着。
好不容大家才把女娃从接生婆的身上给拽了下来,女娃张着她那血呼呼的小嘴,还在伸出粉嫩的小舌头兀自的舔舐着唇边的鲜血。
把女娃扔到炕上,大家七手八脚的扶起还在地上捂着脖子哀嚎的接生婆。只见接生婆的脖子上有两个深深的血洞,还在突兀的往外一股股的冒着鲜血。
众人慌了手脚,慌乱的想拿东西把接生婆脖子上的小洞给堵上,无奈怎么堵也堵不上,眼看着接生婆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嚎叫声也慢慢的弱了下来,不一会就眼白上翻咽了气。
死了人了!大家再一回身看着被扔在炕上的女娃,这时候就像没事人一样已经躺在炕上安静的睡着了

第二章节 扔不掉的鬼娃
一屋子的人都被突如其来的变故惊得呆立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不对!王权义看着炕上安然入睡的女娃大叫一声不对,这孩子生来就喝人血,这一定是个鬼娃娃!我们不能留下她,怎么办?怎么办?
王权义抬头用征询的眼光看着屋子里的所有人,希望大家给出个主意。满屋子的人没有人说话,没有人应声,都跑到门口的位置惊惧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产妇红梅也一步从炕上跳到地上,不安的看着自己那个刚生下来正在熟睡的女儿。女娃正睡得香甜,红扑扑的小脸蛋上挂着甜甜的笑容,长长的睫毛上下抖动着,乖巧的模样好惹人怜爱!
红梅怎么也不相信眼前的这一切都是真的!擦拭着腮边的泪水悲戚的看着自己的丈夫这是我们的孩子!怎么就会喝人血了呢?当家的,你快想想办法,救救我们的孩子吧!
救!怎么救?你没看见她都杀了人了吗?不行,这孩子说什么都不能留下来!我要把她扔掉,扔的远远的。说着王权义来到外屋地上,随手拿起一个箩筐。
王权义伸手把炕上正在熟睡的女娃抱起来放到箩筐里,转身就向茫茫的黑夜里走去身后传来媳妇红梅那凄惨的哭声
王权义心里也十分的不好受,手里拎着箩筐抹着眼泪向公路另一侧的草甸子走去。孩子,不要怪爸爸心狠,是你投错了胎,下次投胎记住要好好做人,不能再害人了!
话音刚落,一个稚嫩的小女孩的声音响了起来爸爸,你要把我扔到哪里去呀?我不会走的咯咯
啊!王权义吓得手一哆嗦,啪的一声把箩筐扔在了地上,转身就往回跑,一路上都没敢回头看一眼。
等王权义哆哆嗦嗦的跑回到家里的时候,进屋惊异的发现,女娃正咯咯大笑着,坐在自己家的炕上看着刚走进来的王权义。
王权义傻眼了,全家人都傻眼了。看着炕上那个咯咯笑着的女娃束手无策,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爸爸,你们别想着扔掉我。我是你们的女儿,你们在哪里我就要在哪里。咯咯咯女娃说完自顾自的四仰八叉的躺在了炕上,闭上眼睛似乎又很享受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