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刚刚我好像看到我身边有一个人还是鬼的什么东西

大半夜地吵什么呢?!

李默跑出去的档儿,已有隔壁屋子的房客骂了起来,此刻被吵醒的邻居已经开了门。开门的是一个光着膀子的中年男子,满身肥肉,正眯着眼睛凶神恶煞地站在门口,好像马上就要过来将这个扰人清梦的罪魁祸首暴打一顿。

李默摸着心脏跑过去连连道歉:对不起,大哥,实在对不起。只是,只是我害怕,我房间里有鬼,真的有很恐怖的东西!

中年男子嘴角微微抽动了一下,眼睛突然眨动得飞快,但是马上又恢复常态,冷冰冰地正准备开口,从他身后冒出一个女人,应该是他老婆。那女人看到半夜大叫的是个女孩子,就问道:姑娘,你大半夜是怎么了?

李默解释道:大姐,我叫李默,我是今天上午刚搬到你们隔壁这间屋子的。可是刚刚我好像看到我身边有一个人还是鬼的什么东西,所以我就吓得跑了出来。我,我现在不敢进去了

她再也不觉得找到这间屋子是人生幸事了!第一天入住,晚上还碰到这么吓人的事情!

那女人疑惑道:咦?你是隔壁的?前段时间可不是你啊,我记得前段时间是另一个呢

哎呀,大晚上睡不睡觉啊!啥时候有时间你们再聊啊!男人揉了揉眼睛,一脸脾气地打断了她们的谈话。

哪里会有什么人,估计是你看错了吧!男人作不耐烦状,就要转身进屋去。

李默哪里会让他走,朝女人请求道:大哥大姐,既然你们都出来了,就请跟我一起进屋去看看到底有没有人吧!求求你们了。

那男人眼睛瞟向隔壁,不知道在想什么,一口回绝了。女人却心善,掐了男人一把:老朱,你就帮帮新邻居吧,只是去看一眼,不会耽误你睡觉的!

男人踌躇了一会儿,估计是害怕李默再次打扰到他,极不情愿地跟着她们进了李默的屋子。屋里一片光亮,因为李默跑出来的时候,一路按下了所有的电灯开关。

李默和女人一同进了卧室,竟发现什么都没有。女人轻笑道:你呀,估计是恐怖小说看多了,这才胡思乱想的。你看,哪有什么人啊鬼的?连根狗毛都没有啊。

女人又说道:你这屋子可真凉快啊,我们屋里可热死人。

李默也感觉到了,房间的温度似乎比跑出去之前更低了。虽然没有异常,但李默还是不放心,问道:那你们睡觉的时候,有没有听到什么砰砰的撞墙之类的声音啊?我先前以为是你们房间传出来的呢。

说着又望向男人。却见那男人站在厅里,低着头,居然没有跟进来。看来是个守礼的人,不乱进人的卧室。连着感激他们夫妻二人的仗义相助,李默对这个男人不免赞叹了几分。

李默再三地将二人感谢一番送走,这才重新睡下。什么消毒水味,什么是不是看花眼这些疑问通通抛到脑后,一晚上被自己神经质吓了三次,太辛苦了!这都还没上班呢。

第一天上班还算轻松,李默下班后买了点水果送去了隔壁。只有女人在家,李默和她唠起了家常。

大姐,昨天你说前些日子这屋子有人住是么?李默想知道更多关于房子的信息。

对呀,也是个和你差不多大的姑娘,长得挺漂亮的,人嘴巴也很甜,还挺讨人喜欢,只不过穿着打扮比较前卫。嗯,她好像和房东关系不错。女人一下子拉开话匣子。

那她怎么走了呢?李默疑问道。

我们其实也不知道她走了,你不说你住那屋子,我以为她还在呢!女人一脸吃惊,继续说道:还有那房东,自从没见那姑娘之后,到现在我们都没有见过他了。真奇怪。好像两个人都消失了一般,以前可是一天要见好几次呢!

李默笑道:房东啊,昨天就是他在网上放的招聘信息,然后带我进的屋子。挺好的一个人,就是感觉有点神神秘秘的。

突然李默手机响了,挂上电话,她整个人就像打霜的茄子蔫了。女人看到她这迅速的情绪变化,问道:出什么事了吗?

李默哭丧着脸说:大姐,今天我晚上不能回来睡觉了,公司突然叫我们回去加班!我第一天上班就是这样的命运?命苦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