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沙贵宾会vip我承认这是一个毫无文采的故事

我承认这是一个没有主角的故事,

我承认这是一个毫无文采的故事,

我承认这是一个只配叫黑段子的故事,

我承认这是一个初出茅庐的新手写的故事。

但是,

我保证这是一个毛骨悚然的故事,

我保证这是一个恐怖至极的故事,

我保证这是一个让你脊背发凉的故事,

我保证这是一个能够让你终生难忘的故事。

如果你有充足的想象,

如果你有过人的胆量,

如果你有十分强韧的心脏,

如果你有足够健全的心智。

那么,

请你跟着我,一同走进我的故事

对了,

还要补充一句,希望你看完,小心身后

第一章 噩梦源头

2009年8月29日中午12点01分

开学前,灵蛇山上,八个人。

屈夷、王萌、谭诗博和王小珊四个女孩子还有楚酉睿、李兴、李木阳、邱郁四个男孩子中午集合在灵蛇山附近一片小树林里。

食毕,几人余兴未了,想要玩点刺激的东西。

王小珊好像想起了什么,对这几个人招了招手,神秘兮兮的对这几个人说:玩笔仙呗,据说邪门得很呢,而且这附近有处孤坟,没准能招来厉鬼呢。

说着对着屈夷做了个鬼脸,屈夷下意识的后退了一下。

不玩不玩,过时了。王萌喊道。

谭诗博眼中闪过一丝光:什么?刚才你说这里有处孤坟?要不,我们去找找?没准还能在那发现什么好东西呢。

孤坟探险?这一新鲜又刺激的提议立即得到大家的一致赞同。

如果他们知道接下来发生的事,他们一定不会有任何一个人赞同这个噩梦般的想法。可惜,这正是未知最吸引人之处。未知如同一片黑暗,能让你心跳,也能让你充满好奇,恐惧就匿身于未知的深处。而人最原始的未知,就来自你的身后

根据王小珊模糊的记忆,一行人走向了树林西南方向偏僻处,他们都环顾着四周,不希望放过一丝线索。

就这样一直找了很久,几个人都有些累了。

王小珊看着越来越熟悉的景物,记忆也渐渐被重现。左转,右转,右转

我想起来了,就是那条路。

几个人看向她手指的方向,那是一条笔直平坦的路,路的两旁种满了一排排的柳树。一阵风吹过,仿佛把几个人的灵魂带向路的另一端,他们一消刚才倦意,踏上这条幽深的小路。

路的另一端,果真立着一处新坟。

不知是被风吹过还是其他什么原因,坟头的土好像自己动了一下

下午3点15分

走不动啦!!!王萌坐在地上。

走了这么远,什么也没看着啊,除了树还是树。说着王萌把背包也放在了地上。

李木阳也附和道:就是,什么也没找到啊,王小珊,你骗我们呢吧。

怎么可能,我姑家就住在这附近,上个礼拜下乡来串门,和我姑上山俯瞰这里还不经意看见了那个孤坟呢,挺渗人的。

别说了,想起来我们可能正在孤坟附近徘徊,心情确实有点不爽。

她这么一说确实有点渗得慌,回去吧。

什么啊,这么快就回去,还没玩够呢。

行了行了,也挺累了,歇会玩点别的吧。

就是,看起来没什么希望了,闪!

七嘴八舌。

最后大家终于同意离开这片树林。王萌被王小珊硬拖了起来,过于疲惫,把红色旅行包落在了原处。

怎么了?一路上看你脸色越来越不好。楚酉睿拍了下邱郁的肩膀。

不对啊,我有这里的地图,这片树林叫幻迭林,不出20分钟就能走出去,怎么我们走了这么久。

幻迭林?

恩,原来叫华柳林,不知为何改了名字。

幻—迭—,等等!迭字拆开不就是失路吗,我说这名字改的可真不吉利。

他们的确迷路了。

又走了大约10分钟的路,王萌突然大叫一声:不好,我的包落在小树林里了!

什么记性,还得回去,唉~李兴抱怨了一声。

这时他抬头不经意间瞥见李木阳那张惨白的脸,赶忙问他:怎么了,看什么呢。

李木阳嘴动了动,说不出来话,用颤抖的手指了指前面的地面。李兴也吓傻了。

王萌说错了,她的包没有落在后面。

我的包在前面?!

几个男生壮着胆子上前去检查背包,确认是王萌的旅行包后,提着它走了回来。

别,不要,我不要了,把它扔得远远的!

倒是李木阳说话了:别害怕,我们可能只是不经意间在兜圈子罢了。

此话一出,自己都觉得奇怪,笔直的路,哪里来的圈子。但王萌好像没有听出这句话的异常,心情稍稍平静了些,把包接了过来,但及其小心的查看着每一个口袋,看看少了什么东西,或者更可怕的是多了什么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