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刘艳的睡相新郎李勇恨不得把像猪一样的新娘给扯腿给扔出去

金沙贵宾会vip,一个冬日的早晨,一大清早的村子里就响起了乒乒乓乓的鞭炮声!
是刘海家的女儿刘艳要出嫁了!
在亲朋好友和屯邻的一片贺喜声中,几辆小轿车来到了刘海的家门口。新郎在一群小伙伴的簇拥下满脸笑容的来接新媳妇来了。
免不得一顿按当地的风俗的折腾,忙活得一身都是汗的新郎好不容易才从丈母娘手里接过了新娘,乐颠颠的抱到了喜车里,催促司机脚下踩油门就直奔新郎家里而去。
带着一路喜气的花车就飞驰在赶往新郎家的柏油路上。新郎和新娘的家里相距还不到五公里的路程,所以一脚油门,喜车就走过了一半的路程,来到了两个村子的空挡处。
突然,花车的司机一脚刹车就把车死死的刹在了那里。猪,一头很大的黑猪!司机打开车门,下了车就前去查看。
没有,什么都没有?道路上空空如也,别说好大一头猪了,就是连一只鸡也是没看见。
新郎也走了下来,拍了拍司机的肩膀哥哥不会是看花眼了吧?这是两个村子的空挡,怎么会有家畜来回走动呢?
司机疑惑的摸了摸后脑勺,也许真是自己看错了!想到这里笑着比划着让新郎上车,喜车又飞驰在了柏油路上。
一阵鞭炮声,七彩金线五谷粮扬起这新郎新娘就拜了天地,新娘被送入了新房,新房里七个小姐妹陪伴着新娘刘艳。
不知怎么回事,刚刚还笑逐颜开的新娘这个时候竟然阴沉个脸,脸色非常的难看,眼圈也红红的似乎有泪水要掉下来。
众人只当是刚刚离开家,离开母亲难免有一些伤感,所以也就没人去在意。
走了一圈新婚的洗脸梳头等一应的习俗,大摆筵席就开饭了。新娘还是阴沉着个脸,看着满桌的饭菜眼泪吧嗒吧嗒的直往下掉。
小姐妹们怎么劝都劝不住,无奈找来了新郎前来看看。新郎免不得一阵安慰,本来想着能好好的安抚一下新娘,谁成想新娘不但没好,反而撒泼似地嚎啕大哭了起来。
哭了一通,伸手抓起满桌子的饭菜就是一顿大吃,那吃相吓坏了在场的所有人。就在大家愣愣的当口,再一看满桌子的饭菜被新娘风卷残云一样都划拉到新娘的肚子里去了。
新娘刘艳打着饱嗝回身躺在床上睡觉去了,发出了雷鸣般的打鼾声。新郎彻底的崩溃了,大喜的日子里新娘这丢人可是丢大发了。
无奈婚礼硬撑着还是要把场面撑下去,好歹的到了晚上把老亲少友都一个个的送走了,这新郎是满肚子的火就来到了新房。
新娘刘艳还在兀自的睡着,鼾声雷动,汗揦子流出多长,看刘艳的睡相新郎李勇恨不得把像猪一样的新娘给扯腿给扔出去。
站在床前看了好久,这新郎李勇实在是忍受不了了!大喊一声刘艳,你给我起来!一把就把熟睡的刘艳拉了起来。
刘艳被李勇的这一声大喊吓了一跳,迷迷糊糊的揉着还没睁开的眼睛愣愣的看着李勇。
这一夜,小夫妻两整整吵了一夜。李勇大骂刘艳丢尽了家里人的颜面,像猪一样的吃相和睡相。
刘艳至始至终都不承认自己做过的事情,只是说自己觉得好困,迷迷糊糊的一直在睡觉,其他的事情真的不知道。
一夜的争吵没有结果,这个洞房花烛夜在两个人的冷战当中就过去了。时钟当当当的敲响了六点,天亮了。
争吵中的刘艳突然不再理会丈夫李勇,而是快速的跑到厨房。翻箱倒柜,见什么吃什么,拦都拦不住,那架势简直就是饿鬼投胎来了。
家里人一合计这不对,这不会是在家得了精神病嫁到咱们家来了吧?不行,得打电话让亲家来看一看这好歹给个说法。
话说这电话还没打呢,刘艳又出幺蛾子了。捧着圆滚滚的肚皮出了门扬长而去,等李勇追出来的时候,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是怎么了?这人是嫁到咱们家来了,可是不能在咱们家出事。于是一家人冒着冬日里的严寒挨个地的寻找起来。
还别说,最后在一家的柴草垛里把刘艳给找着了。要说是怎么在柴草垛里找到刘艳的,说起来还是很丢人可笑。
原来是这户人家烧饭抱柴禾听见柴草垛里有好大的鼾声,以为是谁家的猪趴在里面睡觉,到跟前仔细一看才认出是李家新娶的媳妇刘艳。
无奈怎么叫都叫不醒,一帮人就把刘艳抬回到了婆家。一直到了晚上,刘艳才悠悠的转醒了过来。
醒来后的刘艳浑身颤抖,隐隐的脸上一团黑气,灯光下一个黑乎乎的看不清摸样的高大肥胖的男人出现在了李家人的面前。
男人幻化成一股浓浓的黑烟游荡在整个房间里头,李家的人都吓得纷纷四散跑了出去。
眼见着李家人都跑了出去,男子把刘艳抓起来扛在肩上大踏步的就走了出去,消失在茫茫夜色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