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雀花王朝下一任国王的继承问题就成为非常多贵族心中的担忧

在「无地王」约翰上台后,金雀花王朝在欧洲大陆的领地几近全部丢失,而成为法兰西卡佩王朝的囊中之物。虽然此后在百年战争中,金雀花王朝收复了一些领地,但对整个光复大业却无济于事,把过去辉煌的桂冠再次戴在头上,英格兰只能望洋兴叹,回天乏术。在约翰为王的十七年时间,英格兰的贵族们开始了团结的程序,尽管充满了艰难,但依然取得斐然的成绩。

「失地王」约翰是亨利二世第四个儿子,也是最小的一个。在他出生时就受到父亲亨利二世的喜爱,但是由于安茹家族的封地之前已被几个兄长分封殆尽,因此,约翰刚开始并没有得到封地,所以,被冠之以「无地者」。似乎这个绰号成为他头上挥之不去的诅咒,伴随了他的一生。

「狮心王」理查德一世1199年4月6日因为箭伤造成的感染去世后,金雀花王朝下一任国王的继承问题就成为非常多贵族心中的担忧。理查得一世到死没有生育,能够有资格继承王位的就只有理查德的四弟约翰以及三弟杰弗里的遗腹子阿瑟。理查德一世生前过去立下遗嘱,当他去世之后,阿瑟会成为王国的继承人,但是,就在他临终前的那一天晚上,他的妈妈埃莉诺陪伴在他身边,劝说理查德将王位传给约翰。虽然遗嘱在王位继承时具有关键的法律效应,但是对于欧洲封建社会的「立长」原则,嫡子嫡孙继承王位的合理性要大于叔父们继承王位的合理性。此时,阿瑟才十几岁,把拥有这么庞大领土的国家交给这样一个小孩子,贵族们心里是有疑虑的,而约翰已在政坛上摸爬滚打了非常多年(虽然仍旧不怎么成功),再加上理查德不为人知的遗嘱,因此,约翰对王位继承的大概性要大一些。但是,问题就出在约翰自个身上。

理查德一世在位时,约翰就整天心想着推翻哥哥的统治,但他既无深谋,亦无远虑,玩的却是他反复无常,骄纵残忍,自私无情的「人格魅力」。在理查德一世和腓力二世的博弈之间,约翰的角色就像摇摆不定的天平,对理查德来讲,约翰可以随时抛弃鲜血凝成的友谊,对腓力二世来讲,他和约翰的友谊小船说翻就翻。所以,约翰的背信弃义难以服众,尤其是那些有权有才的贵族们。

金沙贵宾会vip,理查德死后第四天,即4月10号,欧洲「骑士之父」威廉·马歇尔快马加鞭赶到了坎特伯雷大主教沃尔特的府邸,此时,已是深夜。沃尔特看到马歇尔的到来已有不好的预感,听闻理查德一世去世后,沃尔特难掩心中的悲伤,可是这不是该悲伤的时刻。二人当晚讨论著下一任接班人的问题,马歇尔支援约翰,因为马歇尔自己对金雀花王朝忠心不二,他以为阿瑟身边缺少良辰辅佐,而约翰是自个一手教汇出来的,并且阿瑟长期处在欧洲大陆,对英格兰各地的臣民没有什么深厚的感情,但沃尔特支援的是阿瑟。对,沃尔特对约翰统治一个国家毫无信心,沃尔特以为尽管约翰身在王家,内心的本性却有着最低劣人中最肮脏不堪的想法,他对马歇尔说:「我可以告诉你,永远不会有比你现今正在做的事情更值得你后悔的了。」

理查德去世的讯息传出去之后,金雀花欧洲大陆领土的贵族们普遍支援阿瑟,安茹,缅因,都兰,布列塔尼的贵族公开拥护阿瑟的继承权,尤其是布列塔尼地区,一来是因为阿瑟的领地就在布列塔尼,二来布列塔尼地区的人们对海峡对岸的英格兰人并没有什么好感,可以说「歧视」英格兰人。而在金雀花王朝的英格兰本土,约翰获得了支援,在约翰之后,金雀花王朝的行政中心也逐渐转移出欧洲大陆,迁到了英格兰本土上。约翰的妈妈埃莉诺尽管不怎么喜欢这个孩子,但到底是自个的骨肉,她总在金雀花王朝关键的时刻出现今欧洲各国的宫廷当中,帮助金雀花渡过一次又次一次难关;同时,金雀花王朝的三驾马车——坎特伯雷大主教沃尔特,威廉·马歇尔,大法官杰弗里·菲茨此时都聚集在约翰的王宫之内,尽心尽力地帮助约翰运转着金雀花王朝的一切事务。

1199年5月27日,约翰在沃尔特的主持下,加冕为金雀花王朝的国王。加冕仪式中,沃尔特在布道中甚至强调,他选择约翰是为了避免暴力以及一系列冲动行为。但是,约翰此时却对此不放在心上,不管怎样,他终于名正言顺地坐上了王位,之后,约翰对支援他称王的人大加封赏。沃尔特大主教荣升为文祕署长,威廉·马歇尔成为彭布洛克伯爵,同时拥有格罗斯特及布里斯托两座城堡,杰弗里·菲茨跻身贵族行列,成为显赫的埃塞克斯伯爵。加冕仪式完成之后,约翰就火速赶往北安普顿,出席御前会议,商讨腓力二世对金雀花王朝构成的威胁,诺曼底,安茹等地的防御十分薄弱,腓力二世和阿瑟沆瀣一气,率军攻打支援约翰的贵族领地。

在渡海前往欧洲大陆前夕,约翰要求贵族们率领附庸同他一起前往。但是,总有一些不愿意随行的英格兰贵族,因为他们在欧洲大陆没有领地,所以不愿意为此损兵折将。约翰就要求这些贵族为他们的骑士依照每人两马克的标准缴纳盾牌金。由于通货膨胀的影响,雇佣军的雇佣费用上升,为了保持军力,约翰提高了征收盾牌金的数目,后面又将缴纳的盾牌金的数目涨到三马克,造成了全国普遍男爵们的不满,这也是后来导致《大宪章》颁布的原因之一。

就这样,约翰率领着军队从迪耶普登陆了,当时,安茹领地内最强大的贵族罗切斯成为约翰拉拢的物件。罗切斯早期支援阿瑟,承认他为安茹,缅因,都兰以及布列塔尼的合法君主,但是,随着约翰不断地威逼利诱,罗切斯倒戈归向了约翰,这成为约翰在作战初期的一大胜利,他牢牢掌握著金雀花在欧洲大陆领地的各处命脉。

对腓力二世来讲,尽管自个可以将约翰玩弄在鼓掌之中,可是,日前的态势并不够让自个一路高歌猛进,夺取金雀花的领土。在国际外交上,神圣罗马皇帝以及教皇英诺森三世都明确支援英格兰的新王,假如自个贸然行动,反而会惹恼国内的那些大贵族,得不偿失。因此,在1200年初的时候,腓力二世又以谈判的手段和约翰开始了协商。

你无法想象一个人的智慧有多大,尤其是以言语的形式使你不得不屈服的时候。腓力二世缜密的心思以及巧妙的说辞,利用约翰急切想向别人证明自个王位正统的心理,从这壹次的谈判中狂捞好处。在整个诺曼底韦克辛地区,除了理查德建立的加亚尔城堡外,其余的土地全被腓力二世卷走,同时,埃夫勒,伊苏丹,布林日等诺曼底边境的战略要地都被送给了腓力二世。不但如此,腓力二世胁迫约翰缴纳两万马克的遗产继承税,否则他不可以以合法的身份继承金雀花王朝在欧洲大陆的领土。而约翰要求腓力二世做的就是要承认他为金雀花王朝的国王,欧洲大陆领土的领主,阿瑟作为布列塔尼的公爵,要尊重约翰,承认是他的下级臣属。为了向腓力二世表示更加真挚的求和决心,约翰愿意和弗兰德伯爵的联络,而后者正是法兰西传的统对手,腓力二世一心想将其收入版图。

就这样,约翰以豪放的手笔,无尽的「恩赐」换来了这场和平,《勒古莱条约》的签订,得以使约翰停下来去释放他的欲望了。但在其他贵族们的眼里,把亨利二世以及理查德寸土必争的要地丢弃是十分懦弱的表现,尤其是那两万马克所谓的遗产继承税的缴纳,更是无能之举。金雀花王室自己并不会出这笔钱,只能靠著沉重的税收上缴,而在1180-1215年之间,英格兰各地正遭受着通货膨胀的折磨。小麦,羊毛的价格上涨了2倍,而银价却下跌了3成,而那些地位更高的贵族们又借此加大地租,英格兰自由农数量锐减,土地的租户们更是生活在死亡的边缘。约翰为了维持政府开支以及筹措军费,在1199年又下令将世俗贵族的兵役免除税提高了16倍,同时提高了封建继承税。北部地区尤其是接近苏格兰的地区,曾经一直体验著免税的优惠,前几任国王就担心征税会使那些地区对苏格兰王国投怀送抱,因此,没有将征税的物件放在那些高危地区上,但是,约翰无论这些,征税的魔抓依旧伸向这些地区,由此可见,这些地区的不满该有多大。

而这份条约对腓力二世来讲仅仅是糊弄小孩子的把戏,约翰自认为腓力二世递给了自个一块甜糖,腓力二世的野心远不止这些!

《勒古莱条约》签订之后,约翰踏上了前往葡萄牙王国的路途,他此行的目的是要与葡萄牙国王桑科的女儿共结连理。他的原配妻子被他抛弃,因为生不出继承人,而且二人是表兄妹。中途他在昂古莱姆伯爵奥德玛尔的宫廷中做了停留,昂古莱姆伯爵奥德玛尔前不久才和腓力二世达成联盟,共同反对金雀花王朝的联盟,与此同时共同削弱金雀花王朝在北部普瓦图和南部波尔多之间的战略枢纽。约翰行到此地,迷上了奥德玛尔的女儿,年仅12岁的伊莎贝尔。伊莎贝尔的美貌让约翰止不住流口水,他趁机向奥德玛尔提出要娶他的女儿,并承诺给奥德玛尔非常多好处,让他帮助约翰加强普瓦图与波尔多之间的枢纽,不要再对腓力二世马首是瞻了。

作为贵族们政治联姻的礼物,伊莎贝尔可不是只有约翰惦记着。奥德玛尔的老朋友,法国吕西昂贵族休十世非常早之前就向奥德玛尔提出了这门亲事,希望迎娶伊莎贝尔,因此能够在奥德玛尔去世之后,能够获得昂古莱姆的封地。两家甚至订了婚约,但是,奥德玛尔这个老头子不晓得心里卖的什么药,竟然以女方年岁不足否定了婚约的效力,或者伊莎贝尔本人被约翰的魅力迷住了,于是,在1200年8月底,二人举行了婚礼。约翰也不再前往葡萄牙了,六周之后,约翰带着伊莎贝尔回到了英格兰,并在威斯敏斯特将她加冕为王后。

约翰这一招横刀夺爱,完全是为了满足自个的私欲,没有考虑到这样做究竟会带来如何的后果。约翰为了弥补休十世,将自个的监护下的一位女继承人许配给了休十世,但这不足以补偿休十世。怒火冲天的休十世连同他的兄弟在1200-1201之间,公开指责约翰的无耻行径,对于自个丢了夫人又折地

的不光彩,休十世必须要以一场战争来洗刷这样的耻辱,于是,他向腓力二世控告约翰的行为。此时的腓力二世恨不得找一个借口再起烽烟,休十世的求助,让他看到了机会。于是,一场「诺曼底争夺战」就此打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