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哪里有醉

月如钩,午夜的大街静得可怕,远处传来阵阵狗吠声,听得让人心慌。

街头的拐角处,出现了一个漂亮的女子,殷桃小嘴,丹凤眼,及腰黑发,一平一眸让人心生荡漾。女子的脸色很不好,异常的苍白,身子看起来很轻,似乎一阵风吹来便能把她带走。

“嘿嘿,兄弟你醉了,你哪能喝得过我,我可是出了名的海量……”

“开玩笑,我哪里有醉,就你会吹,醉成那样子还叫海量……”

大街上两个醉酒的汉子跌跌撞撞的走着,互相对骂着。

“妹子这么晚了,要去哪啊,嘿嘿,让哥们保护你吧”醉酒的汉子突然停住了,他们发现眼前有一个漂亮的姑娘。酒助色胆,两个汉子围着刚刚那个漂亮的女子不怀好意的笑了。

不过也奇怪,深夜遇到醉酒的汉子,独自一人的姑娘家应该感到害怕才是,但是这个女子却看不出半点惊慌失措,女子反倒轻掩着嘴笑了。

这一笑可不得了,百媚具生,本来就直勾勾的看着女子的两个汉子竟像失了魂一样,一时之间六神无主。

“跟我来吧”女子轻轻唤道,两个丢了魂的汉子便色眯眯的跟着女子走进了街头的拐角,直至不见人影。

……

一、惊现枯尸

清晨的阳光将整个大街照得十分明亮,忽然远处街头拐角处传来一声惊恐的叫声,一个卖菜的小贩在街头的拐角处发现了两具干枯的男尸。

尸体很是奇怪,看起来就像没了血肉,只剩下皱瘪的皮囊和骨头,眼睛外凸,瞳孔扩大,似乎死前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众人围着干枯的尸体说三道四,加上这两具尸体,镇子已经死了十个人啦!若是死一两个人没什么,可是这一个月了就死了十个人,而且都是青年男子。这能不闹得人心惶惶么。

人群中站着一个特别另类的人,身着紧身的道袍,背后斜背着一把约摸一米多长的褐色木剑,腰间有两个鼓鼓的袋子,平凡的脸孔却长着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赫然是从龙虎山离开的毛求道。

毛求道路过此镇,发现镇里阴气弥漫,他向来以捉鬼除恶为本分,遇到这样的情况那里还肯走!

尸体体外未见伤口,而血肉尽失,必是恶鬼所为。人死之后而为鬼,阴间才是鬼的归宿,若是待在阳间,则会被阳间的阳气所伤,长期下去是会灰飞烟灭的,所以需要滋养自身阴气才能在阳间停留。

滋养阴气的方法有两种,一是找阴气重的地方,如义庄、坟地,二的话最直接,吸食血肉,特别是人的血肉最为滋养。

鬼吸食血肉便如人吸了鸦片一样,吸食血肉的鬼会对人的血肉产生强烈的渴望,可以说是欲罢不能。如此下来,很容易便堕落成为害人的恶鬼,而且沾了鲜血的鬼可是比一般的鬼难对付的多。

对于这种背负人命的鬼,毛求道向来是见一个杀一个!

二、捉鬼

午夜是一天之中阴气最重的时候,这便是鬼喜欢在午夜出没的原因。

毛求道常年与鬼打交道,深知鬼的习性,他决定到了晚上便动手,既然这鬼喜欢青年男子,自己便去钓一钓这沾了血的鬼。

晚上的大街本来就不热闹,再加上最近的枯尸事件,那还有人赶出来闲逛。毛求道身着长袍,将自己的紧身道袍遮掩住,咋一看就像一个其貌不扬的青年男子。

午夜时分,一阵微风吹来,本来就阴冷的大街多了几分凉意,一个身着白纱的漂亮女子出现了在街头的拐角。漂亮女子一出现,周围的环境便多了几份瑟瑟的寒意,莲步轻移更显几分妩媚。

漂亮女子从身后开始接近毛求道,毛求道几乎可以确定这个不一般的女子不是人。女子缺了几分人气,多了几分阴气,不是鬼又是什么?

漂亮女子唤了毛求道一声,见毛求道未搭理,便又往前几步。

“大哥,可以看小女子一下吗”女子的声音让人听了骨头都会酥麻掉。

毛求道缓缓转过头,只见一张绝美的容颜,朝着他媚笑,纵是毛求道道心坚定,也不由得几分荡漾。毛求道发现,女鬼身上的阴气并不是特别重,不像是吸食了十个人的血肉所拥有的阴气,感到有点奇怪。他不敢轻举妄动。

女子说,自己孤身一人赶路不安全,希望毛求道能陪自己走一段路。

毛求道也不拒绝,只是跟着漂亮女子走着。一路上,毛求道跟女子都不说话,气氛很是诡异。

女子见毛求道迟迟不做出动作,开口道:“大哥,你说小女子漂亮吗”莞尔一笑,骨子的透露出浓浓的媚气,这让毛求道差点就把持不住。

毛求道也是忍不住了:“收起你的伎俩吧,你是想等我对你做出非分之事的时候,吸食我的血肉吗?”毛求道怒目圆睁,被一个女鬼勾起自己的肉欲,他感到十分的可耻。

女子见状,掩嘴轻笑:“大哥,你看出来啦?”女子的本来就苍白的脸霎时间苍白的可怕,及腰秀发无风自起,如藕般的细手竟长出闪着寒光的黑色利爪,直向毛求道抓去。

可是就凭女鬼这手段如何伤得了毛求道分毫。毛求道原地不动,双手结印,一抹黄光直奔女鬼而去,女鬼一时躲避不及,生硬的中了毛求道的道术!接着便跌落到地上。

可是毛求道此时并没有再出手,毛求道满腹疑虑,沾了人血的鬼怎么可能这么弱,可是若说这女鬼没沾人血,那十条人命又作何解释?

三、鬼母

毛求道长袍一脱,露出一身道士的装扮。

女鬼见状,露出几分惧色:“道长为什不趁机收了小女子?”

“你既是吸食了血肉的鬼,怎么会如此虚弱”毛求道思考再三,还是忍不住问了。

女鬼一声长叹:“道长,小女子名唤如月。道长想要知道为什么,便跟小女子走一趟吧。”女鬼说罢,飘然而去。

毛求道紧跟其后,约摸走了半个时辰,他们来到了一处墓地。墓地的石碑上写着“爱女如月之墓。”如月跃入墓中,不一会一声声婴儿的哭声传出。

正当毛求道诧异之时,如月竟从墓中抱出一可爱的婴儿,如月哄着婴儿:“宝宝乖,娘亲喂你吃饭”,说罢,如月一身本来就不是很浓郁的阴气朝着可爱的婴儿身上涌去,婴儿的哭声也随着而止,显然这婴儿正在“进餐”。

如月喂完小孩之后,显得十分虚弱:“正如道长所见。小女子早已是死去之人,只是有着一牵挂,不肯去阴间投胎啊。”

原来,当年已为人妻的如月因为对自己的丈夫不满,而与外族之人偷情被族里的人抓个正着,按照如月族里的规定是要浸猪笼的。

尽管如月的父母万般不舍,如月还是躲不过无情的族规。如月之所以没逃一半为是了父母的声誉,一半因为那负心郎。可是如月当时万万没想到自己已经有了身孕。

成为孤魂野鬼的如月十月怀胎产下一鬼子。如月几欲想去阴间投胎,可是实在是舍不得自己的小孩,因为自己成为鬼之后才产下小孩,小孩不在生死簿内入不得阴间。

如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小孩,在阳间灰飞烟灭,只得昧着良心伤人性命,取人血肉来滋养自己的阴气,然后再用阴气保住自己小孩的命。

可是如月早已经虚弱的不行,撑不了多了久了啊。

毛求道长叹一声:“我有一法能保住这无辜的小生命,可是你阴气枯竭怕是保不住了”。若不是自己那一击,如月也不至于虚弱至此啊,毛求道心中愧气弥漫。

“道长若是能保住我儿,小女子灰飞烟灭后,也算是没有白在世间走一遭”说罢,本来含着泪的如月,竟袅袅散去,毛求道模模糊糊能看到如月最后的笑脸。

……

桃木是有灵性之物,既可克邪,也能护魂,毛求道施术将如月的小孩封进了自己的桃木宝剑,从此自己的桃木宝剑也算是如月之子了,可怜的如月也算是在人世间留下了一点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