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战后的欧洲经济也遭受了较大的破坏

马歇尔计划(The Marshall Plan),官方名称为欧洲复兴计划(European
Recovery
Program),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美国对被战争破坏的西欧各国进行经济援助、协助重建的计划,对欧洲国家的发展和世界政治格局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面临难题

在战争结束六年后,大半个欧洲依旧难以从数百万人的死伤中平复。战火遍及了欧洲大陆的大部分,所

涉及的地域面积远大于第一次世界大战。持续的轰炸使绝大多数大城市遭到了严重破坏,特别是它们的工业生产。欧洲大陆上的非常多著名城市,例如华沙和柏林,已成为一片废墟。而其它城市,如伦敦与鹿特丹,也遭受了严重的破坏。这些地区与经济生产相关的建筑大多化为一片瓦砾,数百万人无家可归。虽然外援使1944年的荷兰饥荒有所缓解,但战争对农业的破坏还是导致了欧洲大陆非常多地方出现了大面积的饥饿,而1946-1947年欧洲西北部罕见的寒冬又使这一情况进一步恶化。所受破坏最为严重的是交通运输设施,战争中铁路、桥梁以及道路都成为了对方空袭的目标,而进行运输的商船也经常被击沉。西欧的中小城镇和村庄所受的毁坏程度基本上较轻,但交通运输的破坏还是使这些地区的经济与外界的联络几近断绝。这些问题的解决都需要耗费大量财力,而此时大多数陷入战争的国家的国库已被消耗殆尽了。

一战后的欧洲经济也遭受了较大的破坏,大衰退一直持续到了1920年代,还造成了经济的不稳定和全球性的经济低迷。此时的美国虽然正经历孤立主义的苏醒,却还是试图促进欧洲经济的增长,特别是通过与美国几家主要银行的伙伴关系。当德国无法偿还他们的赔款时,美国通过大大增加对他们贷款数额进行了干预,这笔债务直到1941年双方正式交战为止都还没有偿还完毕。

因此华府中的多数意见以为,一战后的这段历史不应重演。虽然哈利·S·杜鲁门及国务院依旧继续著其务实的外交政策,以为有必要进行援助,但国会对此兴趣不大。起初,大家普遍以为欧洲,特别是英国和法国的重建并不需耗费过多,它们完全可以依靠自身的殖民地,快速恢复其经济。然而到1947年这些地区的经济依旧不见起色。持续几年的寒冬又使情况进一步恶化。在不断增长的高失业率、因食品短缺导致的接连不断的罢工以及一些国家的社会动荡下,欧洲经济的增长几乎是不大概的。到1947年,欧洲经济依旧徘徊在战前水平以下,并几乎看不到增长的迹象。农业生产是1938年水平的83%,工业生产为88%,出口总额则仅为59%。

横贯欧洲大陆的铁幕阻断了西欧从东欧的粮食进口线,加剧了战后西欧粮食短缺的局面。食品短缺成为了最为紧迫的问题。在战前,西欧的粮食供应非常大程度上要依赖东欧出口的余粮,但这一贸易路径此时已被铁幕几乎完全阻断了。情况在德国尤其严重,那里1946-47年的人均热量摄入仅为每日1,800千卡,这个数值完全不可以支援人体的长期健康。威廉
克莱顿在给华盛顿的报告中说,「数百万人正在慢慢饿死。」(”millions of
people are slowly
starving.”)而对于经济全域性来讲,最为致命的是煤的短缺,1946-1947年酷寒的冬天更使之雪上加霜。期间德国有非常多家庭没有供暖,数百人被冻死。英国的情况虽然没有那么严重,但是为了满足国内的民用煤炭需求,工业生产不得不被停止。因此从人道主义出发的考虑也是提出这一计划的重要动机之一。

而在战争中唯一一个基础设施没有遭到显著破坏的正是美国。它比大多数欧洲国家都要晚一些参战,而且本土所受的损失也比较有限。美国的官方黄金储备作为其农业和工业的坚固基石依旧完好无损,其经济也仍然充满活力。战争期间美国的工业为本国和它的盟国的战争机器提供了支援,因此美国经济经历了自建国以来增长最快速的一段时期。战后,这些工厂又非常快转入了民用生产,战争期间的物资供应短缺非常快被消费开支的爆炸性增长所代替。不过经济的长期健康发展还要依赖贸易,长期的繁荣也需要有输出这些商品的市场。而马歇尔计划提供的援助中的非常大一部分,正是被欧洲人用来进口来自美国的工业品和原料的。

而对美国来讲另一个重要因素,也是与一战后所面对情况的最大不同,就是冷战的开始。美国政府中的许多人士对苏联行动的怀疑情绪正日渐加深。马歇尔计划的倡导者之一乔治·凯南在此时已预言了未来世界的两极格局。对他来讲,马歇尔计划正是他的新理论——对苏联的遏制政策的核心内容。需要强调的是,当马歇尔计划开始实施的时候,苏美的战时同盟关系还没有结束,冷战也没有真正开始。而对于那些马歇尔计划的起草者来讲,他们对苏联的恐惧也并不像日后那么极端强烈,甚至到凌驾于其他一切因素之上的地步。

尽管如此,一些西欧国家的共产党决定权及声望的增长更为令人不安。在法国和义大利,战后的普遍贫穷为共产党势力的增长提供了充分的养料。而这些国家的共产党在本国战争期间的反抗斗争中起到的重要作用,又使其声望急剧增长。在这些国家战后的选举中,共产党取得了普遍性的成功。在法国,法国共产党甚至一度成为了议会第一大党。虽然大多数历史学家都以为,仅凭这些还远远不足以断定法国和义大利将滑入共产主义阵营,但事实上,当时的美国决策者确实严肃地考虑了这一大概。1946年起,哈利·杜鲁门及其政府开始暗示他们已注意到了这个问题,特别是通过他出现今温斯顿·丘吉尔著名的「铁幕演说」现场这一耐人寻味的举动。此时的美国必须在世介面前坚定它的立场,以不丧失其信用。而遏制政策的出笼也要求美国必须向非共产主义国家提供援助,以起到遏制苏联影响及扩张的作用。不过当时还是有人寄希望于东欧国家加入这一计划,从而使他们从正在形成的苏联集团中脱离出来。

解决方案

不过在马歇尔计划付诸实施之前,美国已投入了大量资金用于欧洲重建。据预计在1945年到1947年间,美国在这方面的投入就达90亿美元。这些援助中的大多数都是以间接形式进行的,其中包括作为租借法案中一揽子协定的继续、或由美军出面重建当地的基础设施及帮助难民等不同途径。此外美国还与一些国家签定了正式的双边援助协定。其中最为重要的动作,要数「杜鲁门主义」所保证的给予希腊和土耳其军事协助的内容。此外,当时尚处于幼稚期的联合国所做的一系列救济以及减免债务等人道主义努力,其资金大多也来自于美国。这些努力也收到了一定成效,但由于它们缺乏系统的组织和完善的计划,反而忽视了欧洲重建的非常多最基本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