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莲感到有些紧张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们宫家的人了,你要尽快为我们宫家生一个儿子!声音苍老却给人压迫感,来自于一个女人,一个很老的女人,一个宫家最老的女人——宫老太太。
一、出嫁
雪莲静静的坐在床边,身子一动不动,一色镶金边的红盖头正好将她的脸完全盖住。屋子很静,静得都可以听到蜡烛发出的滋滋声。雪莲微微动了一下身子,她已经感到身体有些发麻,可能是坐得太久了。
吱——门突然开了,发出一种难听的磨擦声。
一定是她的丈夫,雪莲感到有些紧张,身子不自觉得向床里挪了挪,她不知道如何去应付,只能听天由命似的坐在那里等待着事情的发展。
一阵凉风吹了进来,雪莲的身子微微抖了抖,她已经等了一会儿,却不见她的丈夫走过来,准确的说她根本就没有听见人声
没有人,门却打开了,想到此,雪莲不禁打了一个冷颤,她伸手轻轻的摘下头上的红盖头,屋里空无一人,只有两根红色的龙凤蜡烛闪着耀眼却又有些不安的火光。
有人吗?雪莲的声音自己听来都有些颤抖,可是没有人回答她。雪莲大着胆子缓缓的走向门口,轻轻的探出头,没有人,院里竟然空无一人,大喜的日子,竟然没有安排人在门外照顾她,只有两个火红的大灯笼高高悬挂在门的上方,正在雪莲纳闷的时候,突然一个声音响起。
你在干什么!声音来自于不远处,雪莲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向后退去,却一脚绊在门槛上。
少奶奶!那个声音又响起,这次却是在雪莲的耳边,因为她的人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奔了过来,您应该在屋里待着,怎么能自己将盖头摘下来,这样多不吉利!雪莲抬起头,眼前蹲着一个只有十四、五岁大的小姑娘,柳眉,细眼,皮肤白里透红,一头乌黑的长发被编成两个麻花垂在胸前,身体有些胖,不高,上身着一件粉色小袄,下身穿一件蓝色袄裤,是仆人的打扮,雪莲心中松了一口气,同时也有些尴尬,自己竟然被这样一个小姑娘给吓着。
少奶奶,您赶紧回屋盖上红盖头,这要是被沈妈看到了,又要到老太太那去告状了,到时候您可麻烦了!那个小姑娘一边扶起雪莲,一边还在不停的说着,满脸焦急,一幅天真的样子,雪莲发现自己打心眼里有点喜欢眼前的这个小姑娘。
小敦儿,你在说什么哪!一个声音从二人的身后响起,听起来有些阴沉的感觉。
沈——妈——刚才还在唠叨个不停的小姑娘,这时突然像猫见了老鼠,头低垂着,身子向后退,声音低得几乎只有她自己能听到。雪莲在想:如果不是身后有个门,她一定还会不停的向后退下去。
少奶奶,您怎么会在门这,您不是应该在屋里盖着红盖头吗?沈妈的话阴一句,阳一句,听起来像是从牙缝里往外蹦,一张长满皱纹的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表情,但是两只小小的,足可以说是一条缝似的眼睛,却让人感到一种说不出来的精明。雪莲心中有种说不出来的不舒服,她低着头没有说话,必竟她还不太适应大户人家的说话语气,不知道自己应该用什么样的话来回。
少奶奶,她兴许是不太懂咱们的规矩,许是不适应小敦儿在一旁小声的替雪莲说道。
这有你说话的份吗!我是在问少奶奶!沈妈那双写满精明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雪莲。
我我刚才好像听到了开门声,所以雪莲实在是不适应沈妈的那种眼神,所以也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开门声!沈妈的声音突然变得很大,大得像是被什么吓到似的,就连旁边的小敦儿也一下子靠在了门上。雪莲没有想到自己的一句话却引来大家这么大的反应,她小心的观察眼前这两个人的面部变化。
又来了,又来了小敦儿不停的说着这几个字,面色白如一张纸,眼泪不自觉得在眼眶中打滚,身子已经有些站不住了。
住嘴!沈妈突然大喝一声,紧接着又恢复了刚才的语气,说道:天色不早了,少奶奶该休息了,小敦儿,你要好好伺候少奶奶,不该说的话就不要乱说!谁都听得出最后一句是在嘱咐小敦儿。
小敦儿拼命的点着头,嘴巴还夸张似的紧紧的闭上,雪莲看着感到好笑,不禁笑出了声。
少奶奶,请您自重!沈妈无时无刻不再提醒着雪莲,让雪莲感到有些透不过气,收敛了笑容,慢慢走进了屋中,但是她的心中却产生了疑问,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一句话却引来这么大的反应,还有为什么没有拜堂直接进了洞房?
二、丈夫在哪?
雪莲一晚上都没睡着,她曾尝试着问小敦儿,但小敦儿却宁死也不说,看来沈妈的威慑力确实挺大,不过雪莲从小敦儿口中终于得知了沈妈的地位,一个大户人家的管家。有一件事很奇怪,这一晚上是她一个人渡过的,只有一个小丫头在旁边伺候着,却没有丈夫。丈夫,新婚之夜,竟然不回新房,他去了哪?雪莲几次想开口问,却又因为不好意思而没问出口,毕竟她还是一位新嫁进门的姑娘。
少奶奶,您醒了,我去给您打水去。小敦儿揉着眼睛,口齿不清的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小敦儿,雪莲叫住了她,走上前将她胸前几个敞着的扣子扣上,小敦儿傻傻的笑了,开心的说道:谢谢少奶奶,我发现您真是一个很好的人,比前几个好好多!
前几个,雪莲心中一愣,看着小敦儿,问道:你刚才说什么?说我比前几个好好多?前几个?指谁?
小敦儿赶紧捂住了嘴,脸上一阵紧张,另一只手还在不停的摇着,同时嘴上嘟噜道:没谁,没谁
雪莲没想到小敦儿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一时半会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伸手轻轻的拍了拍小敦儿,轻柔的说道:小敦儿,你不是说要给我打水去吗,怎么还不去。看着小敦儿这样,她也不好再问下去。
对,对,对,我要去给少奶奶打水,打水!说完,小敦儿就一溜烟的跑出去了。
清晨,梳洗完毕的雪莲由小敦儿带着去敬松院,那是宫老太太住的地方。这一路上小敦儿一句话也不说,低着头只顾在前面带路,倒是雪莲,出于好奇对周围是左看右看。宫家的宅子很大,到处都是深墙大院,曲径通幽,只是只是没有花草树木,这在一般的大宅院里可是很少有的,房子的颜色也是灰白相间,让人总有某种压迫感。最奇怪的是,这一路上除了她们两个就没有再碰上别人。
少奶奶来了。又是阴一句阳一句,她抬起头正好对上沈妈的眼睛,不舒服的感觉再次在雪莲的心中徘徊。
沈妈。雪莲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稳些,虽然她自己的身份是少奶奶比沈妈不知道要尊重多少,但是她心里还是感到某种莫名的紧张。
少奶奶昨晚可睡得好?沈妈的话听起来像是在关心雪莲。
还好,只是雪莲想到自己的丈夫为什么没有出现,刚想问却又不知道怎么说,所以只说出半句话。
少奶奶,我得先提醒您,在我们宫家规矩可多,不该说的话不要说,不该问的事也不要问,该你知道的自然会让你知道!沈妈的脸上现出一种皮笑肉不笑的表情,雪莲无法看懂,但是却感到身上有些发颤,她有些怕看到这种表情,赶紧低下了头,轻轻的说道:雪莲明白了。
好了,少奶奶明白就好,一会就要进去给老太太敬媳妇茶,记住,进去绝对不能东张西望,随便乱看,也不能抬起头看老太太,听懂了吗!沈妈的话中带着命令。
雪莲轻轻点了点头。 三、宫老太太 屋子很黑,黑得走路都要小心。
雪莲小心翼翼的跟在沈妈的后面,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地面,身子僵直的向前走着,深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犯了规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