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她没有去问沈妈

金沙贵宾会vip,九、阿秀的故事
蜡烛灭了,一切归于寂静,只有 鬼!鬼!鬼雪莲尖叫的不断往后退,她的脸因过度害怕而变得煞白。
一只手从雪莲背后伸了过来,轻轻的在她肩上拍了拍。
啊!又是一声高度的尖叫,雪莲几乎蹦了起来。 少奶奶,是我。
雪莲回过头,看到了沈妈。她依然是一脸冷漠。
沈妈,有鬼终于见到一个人,雪莲感到自己心里舒服多了。
哪里来的鬼,少奶奶,我看您似乎还是不熟悉宫家的规矩。提到规矩,沈妈的嗓音高了八度,脸上依然是一片冷漠。
不,沈妈,是鬼,我看到了,就在这间屋子里,真的。雪莲还在不停的颤抖。
少奶奶,我看您最近是休息的不够,天色都这么晚了,你还是回您的屋子休息吧。沈妈脸上有些不悦之色。
你不相信我吗?那前五个雪莲是怎么死的,她们死的时候手里都握有一只绣花鞋,刚才我看到的那个鬼,它脚上就穿着一只绣花鞋。雪莲的情绪变得有些激动。
沈妈的脸色变得很难看,身子也有些微微的颤抖,它又来了,它又来了
谁?雪莲试探的问了一句。
沈妈突然推开雪莲,几步就奔到了墓屋门前,发疯似的大声嚷道:你又来了!你要闹到什么时候才肯罢休!我给你烧了那么多纸钱,给你念了那么多经,你也该去投胎了,你不要再待在宫家了,不要再来害人了!
沈妈,你在说什么,难道你知道那个鬼是谁,你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雪莲冲上去拉住沈妈大声的问道。
沈妈的身子还在颤抖,她的脸因为大声叫喊而有些变形,俨然没有了往日的威严。
沈妈,我今天一定要知道是怎么回事。雪莲的声音夹杂着哭腔,她已经受了太多的惊吓。
沈妈终于平静下来,一屁股坐在台阶上,但她的脸色看起来非常的苍白。
雪莲坐在她的旁边,静静的,没有在说话,她知道沈妈需要先平静一下心情。
过了一会儿,沈妈终于开口了。
唉~~~~造孽啊,造孽啊。沈妈说到此,竟然有眼泪流了出来。
雪莲还是第一次看到一向威严的沈妈流眼泪,不禁取出身上的手帕轻轻的给她擦拭。
你刚才看到的那个鬼是阿秀。这是沈妈完整说的第一句话。 阿秀?雪莲道。
沈妈点了点头,声音有些沙哑的说道:阿秀原来是宫府的一名丫鬟,七岁就来到了宫家,可以说是自小在宫家长大,因为她聪慧可爱,又有一门绝活,老太太很喜欢她,把她当亲女看,说到此,沈妈自己用袖子抹了抹眼泪。
阿秀有什么绝活?雪莲问道。 做绣——花——鞋沈妈一字一句的说道。
雪莲倒吸了一口冷气。
唉,谁知道阿秀竟然喜欢上了少爷,而且仗着老太太的喜爱,一心想成为宫家的少奶奶,变得越来越猖狂,后来连宫老太太都看不下去了,训了她一顿,再加上少爷也坦白得跟她说,一直只是把她当妹妹,结果她当天晚上就在这间屋子里自杀了,自此后,这间屋子就变成了‘墓屋’,没有人再敢住,老太太也下令,不让人随便进入。沈妈说到此,站起身转头看向墓屋。
她是怎么死的?葬在了哪里?雪莲依然坐在那里,头也没回的问道,她的声音听起来出奇的平静。
她是上吊死的,死的时候还穿着自己亲手做的绣花鞋,那是只有新娘子才会穿的,但她只穿了一只,另一只沈妈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握在她的手里。她死得太不吉利,因此,老太太让下人把她葬在了这间屋子中的一个秘密通道中。沈妈说到最后,声音变得很轻。
所以,她死后阴魂不散,才会去害每一个成为宫家少奶奶的人。雪莲还是坐在原地一动不动的说道。
沈妈没有出声,看着雪莲。
少爷在哪?为什么到现在我都没有见到他。雪莲抬起了头,望着沈妈。
少爷最近身体不好,所以一直住在老太太那,老太太打算等他稍微好一些就让他跟您圆房。沈妈说得很诚恳。
为什么宫家的媳妇都叫雪莲?雪莲道。
少爷身体不好,有个看相的高人说,少爷一定要娶名字带有‘雪莲’的人,才能一辈子平平安安。沈妈道。
折腾了一晚上,我们都累了,沈妈您也该回去休息了。雪莲站了起来恭谨的说道。
你为什么不问少爷得的是什么病?沈妈对雪莲的反应感到有些意外,不禁问道。
我既然已经是宫家的人,丈夫不管得了什么病,我都要与他相守一生,又何必问太多,况且宫家本来就有规矩不能问不该问的事,雪莲已经问得太多了,让您为难了。雪莲冲着沈妈微微躬了一下身。
少奶奶,我是下人,您可不能行此大礼。沈妈扶住了雪莲,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她似乎对这个雪莲开始有些满意了。
雪莲微微一笑,道:那请沈妈先走吧。 好。沈妈脸上依然挂着笑容。
当沈妈转过身的时候,雪莲的脸上露出一丝冷笑。
沈妈在骗她,她见过那具尸体,她的确只穿了一只鞋,但是她绝对不是上吊死的,如果一个人是上吊死的,那么她的嘴一定是张着的,舌头一定是吐出来的,而她看到的那具尸体,嘴是闭着的,雪莲记得很清楚,因为那具尸体的大门牙少了一颗。最主要的是那棺材外面有大片的血迹,上吊又怎么会流那么多的血,而且还流在棺材上。看来,沈妈并不知道她白天已经去过那个秘道。那假设沈妈说得是真的,阿秀的确是上吊死的,那通道中的尸体一定不是她,一定是另外一个人的!会是谁?那阿秀的尸体又在哪?或者说阿秀根本没死?
没死!那她现在在做什么?刚才看到的那个鬼真的是鬼吗?最重要的是,那个白色的灯笼已经还原了,如果沈妈不知道她白天来过,那么是谁还的原?刚才的那个鬼去哪了?难道真的是回到那个棺材里了。
十、一棵、十棵、一百棵树
沈妈说那个鬼是阿秀,那肯定是个女人,可是鬼还会说男人的话,蹊跷!如果它不是鬼,那为什么要装成那样吓人,难道它是刻意来吓她的?目的是什么?雪莲想不明白,有太多的想不明白,但是她没有去问沈妈,沈妈既然不说实话,问了也是没用。
沈妈已经走了,院子里一片寂静,小敦儿早已靠在床前睡着,似乎这宫家发生的一切都跟她没有关系。虽然已经是深夜,但是雪莲根本一点困意都没有。她站在院子里望着四周,像是在寻找着答案,但是这个院子里空空当当的,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口井,一口已经被一块石头给压住的井。如果不仔细看,谁都看不出那有口井,雪莲走上前试着用力去推,石头比她想像中的要轻,一推就倒向一边。
小敦儿说过,第一个雪莲就是死在井里的,好端端的怎么会掉进井里?雪莲悄悄的走进屋里,拿出蜡烛走到井口,照下去。。。。。
井,里面当然是水,可是雪莲却没有看到水,也没有青苔,而在井的一侧有一个藤条,还有好多凹进去的坑,像是有人踩在这里爬下去过。难道这又是一个秘道,那这是又通向哪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