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则重点询问了死者的母亲

一、案发中秋节

中秋节这天中午,观音巷发生了一起奇特的投毒案。死者是葛仙祠的道士弘一真人,中秋节专程回家看望年迈的老娘。老娘见儿子在道观长期吃素食,又难得回来一次,知道当道士的不吃忠、孝、节、义(忠是牛、孝是羊、节是无鳞鱼、义是狗),就特意杀了一只老母鸡,用鼎锅煨了一锅汤,让儿子补补身子。没想到一碗汤还没喝完,就嘴眼歪斜手脚抽筋,口吐白沫,不一会儿就蹬了脚。

接到报案后,刑警大队长孙强和王其带领刑事技侦人员迅速赶到了现场。现场勘查随即展开,虽经痕检专家缜密勘查,整个现场仍然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痕迹物证。法医通过尸体解剖,对胃溶液和鸡汤进行了化验,发现是毒鼠强中毒至死。

现场访问也随即展开,孙强安排王其带领现场访问组对观音巷进行地毯式调查,自己则重点询问了死者的母亲。据死者母亲讲,她儿子信奉道教,并且住观二十多年,一年难得回家一两次,街坊邻居多数不认识他,更不会与人有利害冲突。她本人信奉佛教,一心向善,从不杀生,家里从来没有买过鼠药,更没有其他剧毒药品。平生与人为善,与左邻右舍关系融洽,几十年没与街坊红过脸,根本不可能与人结仇。据她回忆,从杀鸡到煨好汤,一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她和儿子没离开过房门口,母子二人一直在厨房门口说话,别说是有人进来,就是从门口这条小巷经过的人影都没有。

晚上,调查访问的王其和侦察员都陆续回来了,他们把观音巷像篦头发似的篦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线索,更没有冤家对头,根本无法形成重点。

孙强紧锁着双眉,脸上布满了愁云。二十多年的侦查经验告诉他,投毒案是刑事案件中最棘手,最难破的。而这起更特别,不但现场没有条件,就是人际关系也无从入手,整个案子就像老虎啃石——无处下口!分析来分析去,都是不着边际,连制定侦查方案的起码条件都不具备。他不禁长长?蔡玖艘豢谄?ldquo;唉——,又是一起无头案!

难归难,作为刑警,破案是他们的职责,再难也得硬着头皮上。孙强向全体参战刑警下了死命令: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犯罪嫌疑人找出来。刑警们只好又雄关漫道从头越,再次深入到街道,挨门逐户进行调查访问。眼看一个星期过去了,案件仍然毫无进展。

二、节外生枝

正当投毒案陷入僵局的时候,葛仙祠内又发生了同样离奇的投毒案。死者是炊事员周丽娜。接到报案后,孙强和王其带领刑事技侦人员又马不停蹄地赶往葛仙祠。

死者周丽娜的尸体停放在大殿,葛仙祠里里外外围满了村民。葛仙祠地处偏僻山区,历来有闹丧的习惯,特别是凶死的,亲属和屋场里的叔老伯爷们一般都是倾巢出动。周丽娜属于凶死,她娘屋又是大户人家,一听说周丽娜在道观中毒身亡,呼啦一下子就来了三百多人,把葛仙祠围得水泄不通。

孙强带领的刑警来到现场根本无法开展工作,只得抽出大部分警力协同派出所一起维护秩序。一直到下午四点多钟,尸检才正式开始。尸检发现周丽娜已经身怀六甲,系一尸两命,死亡原因与弘一真人一样,也是死于毒鼠强。

王其在法医检验尸体的时候,对葛仙祠的道长进行了访问。道长人称弘天真人,七十八岁高龄,鹤发童颜,颇有一点仙风道骨。他对王其说:周丽娜是周丽霞的妹,周丽霞今天家中有事,临时让她妹妹来帮忙做一顿饭。今天中午只有她和我两个人在观中吃饭,她就下了一锅面。面下好后,她喊我吃饭,我当时正在替香客做‘法事’,就让她先吃。等我做完‘法事’,她已经死在厨房里了

请问道长,周丽娜的丈夫怎么没见到?

哦,她丈夫叫什么我还真的不清楚,她家就住在离道观不到两公里的李家山,据说在广东东莞那边打工呢。

了解完情况后,王其又围绕葛仙祠察看了一周。葛仙祠建在飞来山半腰,观前是一望无际的陆川湖,只有一条小径通幽;观后紧靠峭壁,显得十分壮观。整个建筑是明代万历年间完成的,典型的道观风格,前殿为葛仙祠,中殿为关圣殿,后殿是玉帝宫。左侧紧挨主殿修建的四合院是道士起居作息的地方,厨房位于四合院的后面。厨房里靠后墙一米左右横排着一连三的柴灶,正中对着一扇不大的窗户,窗户后面是三米多高的石壁。王其攀上石壁,发现有攀越痕迹,显然,周丽娜之死属他杀无疑。

围绕周丽娜,刑警们做了大量的工作,可是,仍然不如人愿,案子又陷入了被动局面。

三、玩具手枪的启发

局领导说:刑警们的弦绷得太紧了,得让他们松弛松弛,换换脑筋,或许更有利于破案。国庆节这天,孙强破例放了刑警们一天假。

难得有这么一天休息,王其准备蒙头睡上一天觉,他实在是太累了。早上八点,他睡得正香,五岁的儿子硬是把他从床上拽了起来。

爸爸,你看我像不像警察?儿子穿了一套仿警服样式的童装,神气地问。

像,十足的一个小警察嘛!王其敷衍着说。

不,你骗我!没有手枪,就不是警察!儿子不依不饶,硬是拉着他上街买手枪。

王其被缠不过,只好带着儿子到商场买枪。商场的玩具很多,玩具塑料仿真枪五花八门,有冲锋枪、狙击步枪、机关枪、手枪儿子选来选去,最后选了一支可以发射弹珠的塑料仿真手枪。回到家中,儿子就拿出手枪炫耀,装上弹珠,啪一勾扳机,弹珠竟打出了二十多米远。

王其看着看着,突然一拍脑门,手枪!玩具手枪

他再也坐不住了,抓起公文包就冲出了家门,带着助手就来到了现场。他要再次对现场进行复核。这次他一改过去从中心现场向外辐射的顺序,来了一个反其道而行之。首先仔细察看现场周围的环境。死者的家是一栋砖木结构的小楼,装修明显强了周围的建筑,显得有点鹤立鸡群。小楼门口是一条不足三米的小巷,与小楼仅一巷之隔的对面是一栋三层楼的旧楼房。二楼有一个自由拉开玻璃的窗口,正对着死者家的厨房,此时那个窗口正洞开着,像一个黑洞洞的炮口对着小楼。

看完了外围,他又来到死者的厨房,厨房是小楼右侧的一间坡屋。坡屋正中是两口土砖砌成的柴灶,紧靠着窗户的墙边是一个用青砖砌成的长方形火炉,火炉正中从屋梁上延伸下来一支可以升降的火炉钩,当时鼎锅就挂在这个火炉钩上煨鸡汤。王其从火炉钩到窗口再延伸到对面二楼那个黑洞洞的炮口望去,正好构成了三点一线。

王其久久地凝视着对面那个黑洞洞的窗口,沉思着。

突然,他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用两只手拼命地翻火炉里的灰,像在寻找什么珍宝,翻了一遍又一遍。当他翻到第三遍的时候,他的手中多了一粒珠子大小的面团团。王其见到那粒面团团如获至宝,交待助手监视对面那栋楼房后,就驾车急匆匆地回到了刑警大队。在技术室的协助下,立即对那粒面团团进行了化验。很快,化验结果出来了,面团团含有超浓量的毒鼠强成份。无头案终于出现了转机。

四、真相大白

王其拿着化验结果和助手一起直奔现场对面的楼房。当他来到二楼时,只见那个黑洞洞的窗口旁边的方桌上放着一支塑料仿真手枪。他灵机一动,当即意识到这支塑料玩具手枪很可能就是作案工具,便迅速将塑料手枪提取。转身对助手说:这支塑料手枪很可能就是作案工具,你可别小看它,这种玩具手枪可以发射玻璃珠子,也可以发射小石子,射程可以达到二十多米呢!

这时,隔壁的房间里出来了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男人,手里提着一个旅行袋,看样子是准备离开。

王其迎上前去,对那男人说:先生,对不起,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吧!

那男人色厉内荏地说:我?!凭什么要我跟你们走?

王其一个箭步冲上去,麻利地将那男人的双手铐住。那男人杀猪般嚎叫:救命啊!警察乱抓人

嚎!你嚎什么?你这叫叫花子挑不起——自讨的!

那男人还想说什么,一见这架势,又把话给咽回去了。

审讯一开始,那男人百般抵赖,采用以攻为守的策略,质问道:你们凭什么抓我?

凭什么?就凭你这支玩具手枪!王其威严地说。

一支玩具手枪而已,这也碍了你们什么事?难道买玩具手枪也犯法?

玩具本身无罪,可你的所作所为你我都心知肚明!

那男人故作镇静地说:我,我不明白,什么都不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