婶子便把事情的详细与这先生叙了一遍

金沙贵宾会vip,这是一个发生在农村的故事,在田间地头总是会有一些这么离奇古怪的事情。在讲这个故事之前,我想说:人,并不是见庙就拜便是好事,有时反而会给自己惹上不应该的麻烦。诸位看官,戒之!甚之!
日渐落暮,秋风徐徐。山间沟野的树木、草色都显出一片凄婉之色。让人看了不觉动情。
李二叔那时候还很年轻,大概也就20岁左右吧!此时,他正从县城的集上往家里赶,县城离自己住的村子足足有二十多里地。他抬头望一望这天色,脚下不觉加快了脚步,此时正值深秋,说冷不冷,说热不热,他深着一件红色的薄毛衣,外面套着一件罩杉。他走着走着便感觉热了起来,于是便也把罩杉脱了拿在手里。很快他来到了汉庄王山上,这里离他家已经很近了,只要下了山,再过一个村便可以到了。这山上不知道什么时候便有了一座庙,周围的老人们也都说不清这庙建于何年何月,何人所建。这庙的名字便叫五龙庙。听这名字像是给龙王爷建的吧!可能是老百姓们为了祈求老天风调雨顺吧!他走到这时,远远的便看到山顶上的庙门大开着,里面的情形因为离的太远根本看不清楚。他在心里想,反正也快要到家了,索性上去看看吧!他一直都有一个习惯便是见庙便拜。
待他走到山顶庙门口的时候,在山顶上看来,太阳还有红彤彤的半个。他把头伸进庙门看了看里面的情形,那供台上空空如也,连个点蜡烛的烛台和上香的炉灶也没有。他想着来也来了,便别磨蹭,进去拜一拜吧!就当他踏进庙门时,天色聚变,天上顿时暗了很多,远处的云彩都像是被人用手捏到了一块,黑压压的朝着山顶上扑了过来。狂风也在在山下夹带着黄土,卷起了一个超大的龙卷风。
可是这些他并没有能够发现,此时他已经完全进入了庙殿里面。
这庙的规模很小,只有一个小房子,孤孤的立在山头上。二叔抬头望望庙里的情形,在殿里的正中间,端坐着一个身披道衣,跣足散发的道人。他又在庙里依左往右转了一圈的看,,白、黄、蓝、紫、黑有着五种颜色五条龙张牙舞爪的盘在几根柱子上。在最后看那只黑龙时确是是吓了一大跳,全身都出了一身冷汗,那只黑龙的爪里面提着一个鲜红的泥塑人头,黑头发都披散着,那人的双眼瞪的大大的,里面还流着血,只不过日久年长,这些颜色只能依稀的可以辩的出来。那原本的鲜红现在已变的淡了很多。
他站好平复了一下心情可是如何也难也平复,开始有点后悔来这个鬼地方,肚中那颗火红的心脏跳的咚咚响。他强让自己镇定一点,然后他把那件罩衣扔在地上,跪下朝着那道人拜了三拜。就当他的头磕完之后抬头之际,身后的门去突然自已关了起来,啪嗒一声,震的屋顶上的灰直往下掉。吓的他又连忙爬下连着磕了几个响头。可是那门也并没有开。他正爬在地上动也不敢动,却感觉背后有人轻轻拍了一下自己的背。他回过头去什么也没有看到,正当他张望之时,又感到背后有人在拍他的背。他又回过头去看,却还是什么也没有。这下他真的慌了,站起来连罩杉也没来的急拿便拉开门跑了出去。
这时天已大黑,他在这山上跌跌撞撞的下山,一路小跑只想快点赶回家去。
他沿着大路一直跑一直跑,总感觉身后有人在跟着自己,可是他去不敢回头。越跑越用力,他跑的满头大汗,用眼睛看看四周,却还在原地。心想这是遇上鬼打墙了。听说是吐唾沫管用,可是现在那里来的吐沫,口干舌藻的,跑了这么一会。他从喉咙里使劲的挤出一点唾沫朝着脚下吐口,然而继续跑。好像还是管点用的,很快他便看到了临村家的灯火。
他回到家时正当子时,他推门进了屋,婶子问怎么这么晚才回来!他却并不答话,径直的走到床边,倒头便睡了。婶子心想许是累了吧!所以也并未多问。
第二天早上,婶子心想,夫家行了一天的路,就让他多睡会吧!也没在意,便下了厨房做好饭菜一个人下地去了。可是直到正午时分,婶子回到家,看做好的饭菜些许未动,跑到房里想喊自己男人快快起来,却不想揭了被子发现男人脸色煞白、浑身冒汗颤抖。她又连忙跑出门,感来了村里的土郎中前来医治。
那郎中来是来了,他用手捂了捂二叔的脑门,又捏了眼皮翻开来看,又捉住手碗号了号脉。无奈的摇摇头,说,准备后事吧!这病来的突然,一时我也没法子。依这情形来看,多半是没得救了哇!
婶子当时便哭天喊地的倒在了上,抓着老郎中的手让他无论如何也要救救自己的男人。可是郎中却说,我别无他法。不过
不过什么?婶子连忙问道。
这病来的这么突然,而且根据你说他昨日半夜里回来,依我看还是找个婆婆来看看吧!说不定说不定还救的活
婶子好像看到了一线生机,忙问那哪里去找这样的能人哩?我这妇道人家,连村也没出过几回,那里能晓得嘛啊嘿嘿嘿嘿嘿嘿说着便又大嚎了起来。
嗯!这个郎中沉思片刻才说道:我记得离咱十里地的笔架山上便有这样一个人只不过那是好长时间的时候知道的也不知道这人还在也不在!
婶子听了,也不说话连忙便跑出门去那那笔架山上的人去了。
同时,邻居们听到婶子们的嚎哭声便都赶了过来。二叔便由他们中几个热心肠的照看着了。
婶子一路打听着寻那笔架山,走了足足有两个多时辰才打到那地方。说来这地方倒真是个宝地,那山看着气势磅礴,上面长满了翠郁的松柏,在那林子里还隐着一座座的庙宇。婶子上山便问,谁可以驱鬼画符。在多方打听一下才打到那位先生的院门。他推门便进了,里面一个戴着眼花镜的老人正坐在石头上编着箩筐。
他看着眼前的这个妇人,知是有要事。便问,怎么回事?边说边走进了房子里。婶子当然也是跟了进去,之后便扑通一声跪倒在了那先生的面前,哭道请你救救我男人吧!他就快要死了呀!请你救救他吧!那先生又问,到底怎么回事?于是,婶子便把事情的详细与这先生叙了一遍,那先生想了一下,便说,我拿点东西,你等下便跟你回去。
只见那先生从里间里拿出了一把桃木剑,身上背了一个黄色画着八卦图的袋子,又给婶子一个包袱让他拿着,便随着婶子一块下了山朝着村里赶来。说来也怪,别看这先生看着足有70多岁,但脚力非凡,健步如飞。很快便到了村里,他到了之后,也不跟旁人答话,在婶子的带领下径直进了房间,他把二叔的被子揭开,把他身上穿的红色毛衣脱和裤子一并脱了下来。脱完之后先是一惊,大家这才发现二叔的两边肩膀上有着两个非常明显的黑印。先生惊倒是惊了一下,但也并没有说什么,只是让人把二叔抬到了外面的水缸旁边,用清水把身子整整的洗了一遍,然后又把他抬的放到外面的石板上晒了起来。那老先生便坐拿了一个小板瞪坐到了一旁边把烟锅里的烟丝点了起来,幽幽的抽着,整个过程都没有说一句话。
此时围着的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他到底要干些什么。等老先生把烟抽完了,他说,可以了,然后让婶子把他交给她的包袱拿过来从中取出一件画了太极图的道袍穿上,然后又从随身的包袱里面取出了朱砂之类的物什儿。正当要下笔之际,他说,众人都散了吧!这里不方便外人看着。于是婶子便把众人都推出了院门,这时老先生才说,把你男人的底裤也脱了吧!婶子就默默的照做了。
老先生看都差不多了,便手执朱砂笔,抬头闭眼,对着天空念念有词道天灵灵,地灵灵,太上老君显神灵,六丁六甲神兵助我行!之后大喊一声破!!!,那笔上便溢出了红色的汁液了。
老先生便用笔在二叔的身上画起了符,从额头开始一直到脚上,连那活也让他巧妙的画成了红色。脚底板上也都画上了两道小小的符咒。说来也奇怪!在老先生刚刚把符画完之际,二叔便有了反映,先是口吐白沫,一会后眼睛也睁开了。然后便问:我这是怎么了啊?
婶子看到二叔醒了过来,破涕为笑,上去便要去搂他的头。先生大喊:慢着!二婶被吓了跳,站住了脚。那先生又道:现在谁也不能碰他!一碰我的法便让破了!然后回过头去,说:后生!你昨天晚上去了什么地方?听你媳子说半夜子时才回到家的!
二叔便对先生讲了他昨晚的始末。老先生听了,大惊道年轻人怎么这么不知道好坏!什么地方都敢去?然后又道:你躺在这里别动!等什么时候我让你起来你再起来!我今晚便去那五龙庙去看一看究竟!多半那庙是让恶鬼给点了去!想来那恶鬼可以占据庙宇,也不是什么等闲的小鬼!说完之后,老先生也随着二叔盘腿坐到了地上,调息了起来。
是夜,老先生吃过婶子做的晚饭后,穿着道袍、挎着百宝袋、手持桃木剑出发了。二叔还是躺在那块石板上,瞪着两只眼睛看着那深邃的夜空;蛐蛐儿在那石头逢里叫的正欢。他嘴里狠狠的骂了一句日***妈的!,婶子从收拾完饭碗从屋里出来,手里提着小板凳儿静静的做到了他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