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是就以傅善祥要参加女状元的考试为由

金沙贵宾会vip,导读:中国古代自从隋朝开科取士到清朝末年慈禧太后宣布停止科举选拔,产生了很多的进士状元,不过这大多是男人的囊中之物,对于女人,往往与科举无关。直到太平天国农民起义的时候,才宣布男女都可以参加科举考试。太平天国选拔的傅善祥也是中国历史上唯一的女状元。

这个傅善祥可不简单,她出生于南京城里的一户书香人家,父亲以开馆授学为业,膝下有傅善祥与姐姐傅鸾祥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在父亲影响下,两姐妹自幼都攻读诗文,堪称一对才貌俱全的姊妹花。太平天国打到南京那年,姐姐鸾祥十八岁,妹妹善祥年方十六,都被生活所迫,积极参加了起义军。当时傅善祥的丈夫得病刚死,她是父母小时候指腹为婚的产物,丈夫比她小六岁。参加太平天国以后,姐姐因为才艺双全,被天王洪秀全看中,封为贵妃。而傅善祥经常参加女军,在那里接受了相应的军队训练。傅善祥用一首描述了她对这种生活的感受:虾蟆座上闻新法,蟋蟀灯前忆旧欢;来日鸿沟还有约,暂谋将息到更阑。由于傅善祥在部队里表现不俗,不久被爱才的东王杨秀清赏识,杨秀清主管部队,对傅善祥的才思敏捷深感敬服。这时傅善祥的姐姐傅鸾祥想让天王召来共享荣华富贵,说妹妹不仅才华横溢,而且相貌无双,天王非常兴奋,于是派人前去迎接,东王杨秀清大为恼火,于是就以傅善祥要参加女状元的考试为由,不让傅善祥前去应征。不久,太平天国果然举行了科举考试,科考开始,天王钦派妹妹洪宣娇为女科的正考官,副考官有两位,一位是安徽人王自珍;一位是湖北人张婉如。文章试题是“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诗题则是“欸乃一声山水绿。”在东王杨秀清的授意下,傅善祥参加了这次考试。她在文章中引经据典,力辟女子难养之说,历述了古往今来贤惠女子内助之功。洋洋洒洒,极具力度。傅善祥文中有云:“问汉官仪何在?燕云十六州之父老,已呜咽百年;执左单于来庭,辽卫八百载之建胡,当放归九甸。今也天心悔祸,汉道方隆,直扫北庭,痛饮黄龙之酒;雪仇南渡,并摧北伐之巢。”“三皇不足为皇,五帝不足为帝,惟我皇帝,乃真皇帝”洋洋洒洒,极具力度。其诗作更是清新可喜,把山水行舟的情景描绘得活灵活现:

舻声听未了,山水送孤帆;对面青如画,回头绿满岩。半空云袅袅,一带水巉巉;

船尾澄流迥,峰腰旭照衔。青疑留古岸,翠欲上征衫;流响惊凫雁,浓荫郁桧杉。

考官们一致认为傅善祥的诗文十分出色。连天王洪秀全也大为激赏,于是状元非她莫属了。她与第二名榜眼钟氏,第三名探花林氏,三人头载花冠,身穿锦服,在兵勇的护卫下,打马游街,好不风光,一时间轰动了整个南京城。

既然是状元及第,就不便将傅善祥不明不白地收进后宫。洪秀全这才发现了自己的疏忽,只好放弃了原先念头。东王杨秀清的计策算是达到了预期的目的。科举考试的目的是为国选才,傅善样既然中了女状元,按理必须给她封官派职。不久便担任东王府的“女侍史”,负责东王诏命的起草以及文献的整理。因为精明能干,傅善祥后来又升任“簿书”,帮助东王批阅所有来往的文件、书札。傅善祥把东王府打点的井井有条,这引起了一墙之隔天王府的极大兴趣,好色的洪秀全多次让傅善祥过来处理政务,都被杨秀清拒绝。1854年3月,洪秀全下达诏书破格任命傅善祥为“恩赏丞相”,位列州司座次,隶属天王府六部,不过最终定位其主要职责仍旧是辅佐东王处理政务。洪秀全定都天京后,进行了一系列的社会变革。在这场变革中,杨秀清起到了决定性作用。傅善祥以冷静的头脑,深邃的目光,除了帮助东王制定新的政策之外,还极力劝说东王保护文化,废除一些不合理的措施。

不过女人到底是男人的傀儡,定都天京后,洪秀全起义渐渐消失了原先的进取心,太平天国的诸位王爷也都沉迷于享乐与淫乱。尤其是天王洪秀全和东王杨秀清,此时傅善祥渐渐成了东王杨秀清的玩物,再也没有昔日大刀阔斧干革命的激情了。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杨秀清后来在天平天国的一家独大引起洪秀全和其他领袖的不满。不久太平天国内讧,杨秀清被北王韦昌辉所杀,而这位历史上唯一的女状元傅善祥也不知道沦落何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