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代强奸了这名妇女

图片 1

图片 1
萨达姆的长子乌代的情况人们知道得更多,因为他的堕落行径更明目张胆,库赛则“躲在阴影里”。库赛才是萨达姆真正的继承人,因为他掌管着保卫萨达姆人身安全和权力稳固的共和国卫队。
萨达姆的儿子
萨达姆儿子中最出名的就是乌代和库塞。下面我们来看看萨达姆的这两个儿子。乌代·侯赛因是萨达姆的长子,库塞·侯赛因是幼子,同时也是萨达姆的接班人。在美军推翻了伊拉克的侯赛因政权之后,兄弟俩就开始了逃亡的路程。
乌代1964年出生于伊拉克,一开始乌代一直受到父亲的宠爱,主管过国内贸易、新闻、体育等多项工作,甚至还掌管过装备精良的“萨达姆敢死队”。随着乌代的能力越来越出色,被父亲授予了中将军衔,并且与父亲一样享有生杀大权,一直被认为是萨达姆的接班人。1988年,乌代打死了萨达姆的保镖,原因是这个保镖想要为萨达姆纳妾。
这件事被萨达姆知道之后,非常生气,囚禁了乌代40天。虽然萨达姆最后还是放过了他,但是乌代从此也远离了权力核心。1996年乌代在一次未成功的刺杀活动中身受重伤,尽管保住了性命,却也是终身残疾的命运。2003年与弟弟库塞一起在家中,被美军的火箭击毙。连14岁的儿子也被美军杀害。
库塞1966年出生于伊拉克,为人沉稳老练、做事不张扬,父亲萨达姆非常欣赏他。在哥哥乌代被排除权力核心之后,库塞就渐渐接替了他的权力。1998年萨达姆还下达命令授予库塞在“紧急情况下”可以代替他行使总统权力。2000年萨达姆当众宣布库塞是他唯一的称职的接班人。
乌代:杀人强奸无恶不作
乌代一直试图利用其长子的地位弥补其身体上的缺陷。从童年时代,他突出的门牙就让他口齿不清。尽管乌代结了三到五次婚,但却膝下无子,他一直试图在其他方面表现他的男子汉气概。许多故事都提到乌代在街上挑选美女,然后就派卫兵把这个不幸的女子带到夜总会去,任乌代性虐待,有时候甚至当着观众的面。伊拉克流亡人士拉提夫曾给乌代当过几年替身,他在接受《新闻周刊》采访时讲述了下面的故事:
乌代在公园散步时,碰到一对年轻夫妇。他对那位年轻妇女大声叫唤,但这对年轻人假装没听见继续走路。乌代觉得自己被冒犯了,抓住那名女子的胳膊,大声宣布:“这个男人根本配不上你(那名男子当时身穿陆军上尉的制服)。”这名妇女结结巴巴地说,她与这名男子刚刚成婚一天。乌代的卫兵立即将她拖到一间酒店房间,乌代强奸了这名妇女,卫兵们则在隔壁房间警戒。拉提夫自称亲眼目睹此事,并听到那名女子的尖叫。他走到阳台上,看见她半裸的尸身直落六层楼躺在酒店门口。这名女子的丈夫大骂乌代,结果被以“诽谤总统”的罪名处决。拉提夫的故事是否属实无法证实,但伊拉克媒体的确报道了处决这个“丈夫”的消息,他的名字是Saad
Abd al—Razzek。
乌代年轻时即已不讨父亲欢心,他曾因醉酒枪杀了萨达姆最心腹的保镖。这一故事有许多不同说法,不过大概情节是,替萨达姆试吃食物以防投毒的心腹Kamel
Hanna
Jojo1988年在底格里斯河附近的一个岛屿上开了喧闹的派对,狂欢节目竟包括用AK—47步枪向空中鸣枪,这在伊拉克精英卫队中虽并不罕见,但显然触怒了乌代,乌代当时正在相邻的花园开私人派对。另外,据说乌代非常喜欢自己的母亲,Jojo为萨达姆和另一位情人充当中间人也激怒了乌代,乌代冲进Jojo的派对,先是用玫瑰型铣刀刺进这位男主人的喉咙,然后对着Jojo的面部开枪。
作为对喜怒无常的儿子的惩罚,萨达姆派乌代到瑞士呆了40天。萨达姆允许乌代保留伊拉克奥林匹克委员会主席的职位(巴格达奥委会总部可能是世界上惟一由中世纪了望塔和持枪士兵保护的奥委会)。在巴格达奥委会总部,乌代设立了监狱,据说他会痛打丧失进球良机的伊拉克足球运动员。此外,萨达姆也让乌代掌管进出口部门,在自1991年海湾战争就遭受禁运制裁的伊拉克,这的确是个肥缺。曾在萨达姆卫队中担任陆军上校的艾哈迈德现已逃亡到伦敦,他在接受《新闻周刊》采访时说:“乌代在大肆盗窃、敲诈勒索和收受贿赂方面表现出了真正的才干。”根据美国情报官员消息,乌代从烟酒走私贩子那里至少敲诈了数百万美元。
库赛:喜欢扮酷掌握实权
1994年,乌代在巴格达el—Rashid酒店遇到英国记者考克伯恩时仍过着奢华的生活。他喝着法国白兰地,告诉考克伯恩说,由于两伊战争爆发,他丧失了去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学习的机会。乌代吹嘘说:“我做了自己的SATs,做得不错,分数很高。”他原本打算学的专业是核科学。在桌旁就坐的还有“衣着整洁、羞怯面红、轻声谈论美索布达米亚文化”的库赛。乌代在介绍库赛时溺爱地笑着说:“现在不是个孩子了,他现在掌管安全部门。”
尽管是无意,乌代此举还是透露出弟弟实际上更有权力,并比自己更得萨达姆的信任。库赛目前掌管着特别安全机构(Special
Security
Organization),这是萨达姆安全网络的顶级机构。特别安全机构保卫着萨达姆,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生化武器军械库。库赛还统帅着伊拉克共和国卫队,这支由1·5万名士兵组成的部队是最效忠萨达姆的。根据美国情报机关消息,萨达姆亲自控制着数十名从其家乡带来的卫兵,但其他士兵则要依赖幼子库赛管理。
一位认识库赛15年之久的阿拉伯情报官员称,库赛“十分酷”,“他试图摆出斯芬克斯的姿态,他想表现出冷酷的个人形象,不过他要费点力气,这对他不太自然”。
艾哈迈德接受采访时说,库赛和他的哥哥一样无情:“实际上,两人是一丘之貉。他们都嗜血,他们乐于见到人们受尽折磨,区别在于库赛做事悄无声息,不会像乌代那样明目张胆。”